/content/17/0223/00/40398381_631449711.shtml 荒城(绝句小说外二篇)

   

荒城(绝句小说外二篇)

2017-02-23  西凉雪舍
      【荒城】
       黄沙,漫天,舞弄一袖沧桑;小河,悠远,伏眠在记忆的心房。
       “红柳树下,有缘人来相会。”芳默念,心里充满念想和期盼。
     三十年,沧海桑田,当年的清流,载着芳悠悠的情怀,在时光中流淌。
      青涩年华,青梅竹马的芳与斌,在河岸边立下誓约;执手共白首,芳如花笑靥,醉了岸上的红柳,白杨。
      斌入伍时说,等三年,做我最美新娘。
      芳牵着誓约,盼星星盼月亮,受着家人邻舍的白眼,从青春等到了暮年。
      小河流干了泪,红柳等弯了腰,岁月染白了发,风沙吹皱了脸。
      昨天,芳接到斌认领儿子的信函,才知,复员后,斌留恋异乡的风景,选择房产商的女儿,然婚后多年,子女不添。
      泪,无声,滴疼身边红柳的心,残阳下,芳用心筑就的城,毁灭于顷刻间。(299字)

      【林之魂】
      夕阳西沉,倦鸟归林,他目光深情,穿越杨树林,望沙海无垠。
      一座孤坟,守了二十多年。爱,痴迷断肠人。
      他坐下,点燃香烟,她的影子,烟雾里闪现。眼睛大,微笑甜,红纱巾在飘零。
      那年,他们走向沙海,一起植树,固沙,保护家园,虽苦犹甜。幼苗长成小树,他与她的爱情,水到渠成。 
      婚后第二年,沙尘暴来袭,拔起小树,她心痛,挺着隆起的腹部,巡视,迷路,盲目奔行……
      风停,尘埃落定。
      沙丘后,躲避沙暴的他,放眼沙海,她已不见了身影。
      沙海边缘,绝望的他,抱起被黄沙埋没一半的她,悲切声,呼天不应。
      从此,一条条用爱与思念织成的绿色通道,向沙海边缘延伸。
      一抹微风,拂过坟前,仿佛她的细语,轻柔,温馨。(297字)

      【泥碗情】
      她怀抱黑匣,一袭白衣,长长的秀发,微风中飘荡。
      走上田埂,泥巴碗,秸秆筷,奔跑着快乐的孩子。碗里,红的花,绿的草,盛着过家家的时光。
      往事回望,泪,无声晕染。光影里,她做妻,他做郎,将草与泥的纠缠,演绎成人间烟火,幸福赛过蜜糖。
      婚后,为了生活,他们比翼异乡。
      工地上,一场意外,他坠楼身亡。
      临终说:“故乡有我的根,送我回家。”眼角,滴滴清泪,无言刻骨的寒凉,她痛断肝肠。
      三年来,为讨公道,她忍受多少冰冷目光。
      终于,回到家乡。
      “军子哥,你可记得泥碗里的情。”黑匣无言,忧戚着心的苍茫。
      抬眼处,一对老人,银发在微风中舞出岁月的风霜。
      收好匣子,微笑复挂脸上:“放心吧,有你守候的路,再苦也要走,无论多长……”(298字)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