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17/0223/00/40398381_631456799.shtml 日子(绝句小说外二篇)

   

日子(绝句小说外二篇)

2017-02-23  西凉雪舍
      日子
      坟塘,老头坐在两座坟的中间,忆起过往。
      村庄,流溢沙枣花的芳香。路口,老伴瞪眼:“我说不来了,非要拉我来望。”                  
      “会来的,丫头不会忘了她的娘。”老头的视线,捕捉住老伴头顶的白霜,心微酸,花香中弥漫藏不住的哀伤。
      “我去摘菜,你等着丫头回乡。”老太的满头白发,跳跃着希望的光芒。
      菜,热了又凉; 眼,布满沧桑;心,等老时光。 一双影子,始终如一,守候着血色残阳。
      直到,等来老太临终前的浊泪两行,流尽心伤。
      “老太婆啊,十多年前的那场肆意横行的传染病,丫头在医院抢救病人,不幸身亡。向你隐瞒,只想让你对今后的日子,充满希望。”
      “傻老头!时光不会说谎,其实,那场灾难……我想和你一起扛。”老太缓缓闭上的眼,有微笑徜徉。(299字)

      初心
      她蓬发斑白,独立水湄:“二十年,对你的思念,泪锁铁窗,我相信,你的灵,还停留在冰沟河旁。”
      河水潺潺,载着她二十年的忏悔,回漩他们情感的朔望。 
      “哥,娘做的青稞面饼,你尝尝。”
      “去,跟屁虫。”这是他赐给她最美的旋律,曾将她的岁月,弹拨得酥软生香。
      他大三那年,她落榜。她说:“我越不过这道屏障……”
      “今生,你是我命定的灰姑娘。”他坏坏的眼神里,千般柔情荡漾。
      光阴荏苒,他供职异乡。她的影子,时刻占据他心房。
      春节探亲,她们相约冰沟河,互诉衷肠。
      “你妈说,你心仪的女孩,和你共职异乡……”
      “你猜。”眼神轻兆,戏言轻狂。
      寒意袭心间,她怒火忽起,一柄水果刀,刺出哀怨的寒光。 
      他笑意凝结:“我只爱你……我的灰姑娘。”(300字 )

      甜海水,咸海水
      空旷的原野,寒风凛冽。她步履蹒跚,心飘零,如迷漫飞雪。
      “滚,不会下蛋的鸡……”丈夫狠毒话语,伴随拳打脚踢,让她度过几许无情岁月。迷茫、幻觉,带着她向黑暗下跌……
      “醒了,终于醒了……”陌生的环境,陌生的汉子望着她,脸上蕴藉的和煦春风,掠过她鼻尖,心酸涩,泪宣泄。
      此后半月,他照顾她朝暮冷热。她痊愈。他说:“回家吧!”
      她语结:“我孤独一人,流亡原野……”
      从此,她随他游牧四野,朝夕不离。情愫,在彼此心中暗结。
      四季更迭,一晃,孩子已在膝前取悦。
      “谁说苦海无边?”她的笑,比清泉甘冽。
      不料,丈夫诉状,绮梦幻灭。
      她望向他,泪雨飘零:“终难逃脱宿命的劫。”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