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18/0724/00/54233839_772939643.shtml 陈嘉珉:谈邓匡林先生诗作的境界(九)

   

陈嘉珉:谈邓匡林先生诗作的境界(九)

2018-07-24  陈嘉珉

【问题一】大师,你讲的超越知识,能不能说一下是什么内容?还有,如果有些内容已有现成名词概念,是否可以不用标新立异呢?

【回答】你一个人提了三个问题。首先,千万不要叫我“大师”,这是诅咒啊!是要我“大死”,然后变成“大尸”吧。古今文化史上的大师巨匠,都是一头大水牛、大牦牛,我可是连一根牛毛的分量都没有。如果尊重我,不要用这个词来笑话我、坑我吧。(问:……)你不要说了,越说就越笑我、坑我了。再说,你这样称呼也很见外,我们打交道一整天了,都熟悉了,就叫我老陈,或陈叔、陈哥都可以。你这样叫,用一个可以忽悠人的通名,可以放在任何人身上,我就想你连我姓甚名谁都不知道。

第二,我有一本《人生折腾与超越知识》的小书,专讲超越知识,你可以看上边说的,不花时间啰嗦了。

第三,经文都是可以“以经注经”的,单是佛,就有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世尊十大名号,是帮助理解的。你从这个角度看就好了。概念是要互相说明的,说清楚一个概念有时需要更多概念,这叫知识折腾,又是我的一个名词,算是一个助持法门。如果你看我的名词概念越看越糊涂,那个责任就在我了,我是一个糊涂之人。

【问题二】陈老师,非常感恩,这一天您都说得口干舌燥了,为让我们学习实际的功夫,明白真实的道理。您在北大跟赵靖教授研修时,我就开始读您的文字了,如《群言》、《江淮论坛》、《北大学报》上的,还有中央党校《学习时报》上的,还有《港台企业家经营管理文化》专著,一直读到最近的《北大有仙女》、《老纸微博》等著作,包括宗教、哲学、历史、文学、易经、风水、算命的内容,还有批评您的《他山之石》这本书。我始终认为您是有真学问、大学问、大胸怀的,要不是您前边这样无情批评,我是真心诚意要称呼您大师的。您说没有毕业,不是成品,可能是废品,不成器,这是让我泄气的话啊。很不好意思,陈老师不会是有什么困难和障碍吧?常看您的著作爱说所知障……

【回答】你问短一点,我会边听边忘。你太聪明了,你有神通啊,有他心通啊,知道我内心的秘密。对于修行,我最大的困难和障碍——不瞒你了,你这样聪明,瞒不了的——是自私。自私就是我执,包括分别我执和俱生我执,是一切所知障的根源。我这个自私,主要不是物质上的,我很看不起物质性的东西,我的自私是固执己见,这个执着得很厉害,砸东西、打人的时候都有,会执着到这样的程度,很坏,三十年前我夫人就叫我魔鬼。我三十一二岁还打过老师,并且是在上课的时候,我拧起屁股下面的椅子朝讲台上的老师砸去,几个同学接住椅子拉住我。这都是应该坐牢砍头的罪,后来我一生的工作都当老师,真是荒唐至极,无比惭愧,只能用老子的话解释——“天将救之,以慈卫之”,上天大慈大悲没有立即严惩我。我自己清楚,这个障碍大得很,一直过不去。我不细说了,细说起来很悲观,一无是处,又要有一场坦白交代会、批评批判会。更可怕的是,我会伪装成很无私的样子,这就是私上加私、过上加过、罪上加罪了。自私是一种魔性,是修行最大的障碍,它让我不成器,不成器就是废品,说得过去的。但我又是有大福报的,就是我这样自私不成器,居然还让我闻法修行。有时我想这个自私的魔性,是老天爷故意考验我的,我要能够考验合格才好,目前还考不合格。你还这样恭维我,应该是我要感恩你了,算是你对我的激励吧。我是不泄气的,我发心要改造自己,还在努力中,共勉吧。

【问题三】陈老师,我是搞文化传播公司的,读了您的读书笔记,就是这本《陈嘉珉读书笔记》第三辑,我通读了。邓匡林先生的诗文,陈老师介绍得太好了,我要认真研读的,至于练功,看有没有缘分、悟性。陈老师读书破万卷啊,我想请老师给我们推荐一些书。

【回答】我知道你们有几位博士,金铭女士告诉我,是搞文化公司的,还有做证券、期货的。我给你们讲匡林先生的诗文,就已经很有缘分了。至于悟性,我不敢乱猜,这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的事。不过我会看相啊,我看你们多数人,悟性都很高。你们要学站桩、学拳术,一定比我学得好,单从年龄讲就有这个优势。我的读书笔记,本身就是在推荐书了,但读书笔记有几十本,现在才整理出三本来,推荐的书还不完善。你们在商场忙碌,商场如战场,这是要命的事,不会有很多时间读书。但你们年轻,还可以规划二十年、三十年乃至四十年读什么书。我二十多岁就有一生的读书计划,不受任何功名利禄干扰,比如计划今生读完《马恩全集》、读完《中华大藏经》等。扼要说吧,你们读到大学毕业,读到硕士、博士,可能还没有读过的书,都是极其重要的,是人类文化的根本,也是自己立身行事的根本,我推荐一些。

第一部分,儒家经典,主要是《十三经注疏》,上亿字啊,几十斤重啊,要耐心点,慢慢读。中华民族是一个拥有经书的民族,在世界民族中不多的,这个造化的根源就是十三经。

第二部分,道家经典,至少要读三玄——《周易》、《老子》、《庄子》,加上《周易参同契》。这个字数不多,但要反复读,要背诵。像《周易》,读诵百遍、千遍也不一定懂,用一生的时间来读吧;像《周易参同契》,可能读一辈子不一定懂,那就今生不了之,来生接下去,多生多劫,早晚会懂。《周易》是十三经的第一经,是儒家第一经,也是道家第一经,说明儒家和道家的起源是一家。

第三部分,佛家经典,主要是心经、阿弥陀经、金刚经、地藏经、法华经、华严经、楞严经、楞伽经、圆觉经、维摩吉经、瑜伽师地论等。还有《佛说入胎经》、《佛为阿难说处胎会》,我常给青年男女推荐这两部经,这是作为人,首先要明了人是怎么来的,前世今生怎样,如何感召一个好灵魂来投胎,佛会让你大开眼界。这些是真正的大部头啊,是十三经的好几倍。像心经很短,才260字,最好每天早上九点诵三遍,这个时候诵心经的人多,音声般若磁场最好。在座各位年轻有为,文化知识基础好,如有人发心今生通读 《中华大藏经》,绝对可以成佛、成菩萨,至少是阿罗汉。这个“通读”本身就是功夫,是至高无上的绝妙功法。我是发过心的,有的经因为太喜欢,反复阅读研究,因此进度很慢,能否通读完不好说,年龄大了,要取决于寿延,哈哈。死早的话,绝对读不完,死晚一点,可能读得完。

第四部分,基督教经典,《圣经》、《牧灵圣经》,最好能读一部英文本《圣经》。

第五部分,伊斯兰教经典,《古兰经》、《圣训》,粗读一遍知道大义即可。

第六部分,中国通史,《二十四史》,外加《新元史》、《清史稿》,最好看繁体版。

第七部分,世界通史,至少看一部多卷本、大部头的。至今还没有看到很满意的世界通史著作,自己挑选适合的吧。实在挑不出,可选人民出版社1997年出6卷本《世界通史》,这是中国人写的,比较能够克服欧洲中心论的偏颇,对各民族历史公平对待。

第八部分,中国政治命脉序列,《资本论》3卷、《马恩选集》4卷、《列宁选集》4卷、《毛泽东文集》10卷、《邓小平文选》3卷、《朱镕基讲话实录》5卷(包括《上海讲话实录》),最后最近者,是习近平的书,要全部看、反复看。有两个要点:第一,从中读出所以然来,即我们所处的这个现实环境是历史和理论的演变必然,就像看风水,要溯源查龙势,才有整体感,才有大胸怀;第二,从中读出对你做企业有利的理论信息来,你和你做的事情就有文化和命理基础了。

第九部分,我们今天谈论诗啊,诸位发心要读诗、写诗的,必读中华书局出版的15册《全唐诗》、唐圭璋编的5册《全宋词》,最好看繁体版。

前面这些书目,是铸就一个人大格局的通识学习,不包括个人爱好和专业方面的书籍。如热爱历史,还要读《纲鉴易知录》、范文澜等主编10《中国通史》、人民出版社的6卷《世界通史》以及牛津序列的各国和全球通史。如爱好哲学,还要读王岐山的老师张岂之主编的9卷《中国思想学说史》、尹继佐等主编的8卷《中国学术思潮史》、安东尼·肯尼写的4卷《牛津西方哲学史》、罗素的2卷《西方哲学史》等。如喜欢经济学,还要读萨缪尔森、斯蒂格利茨、曼昆等人写的大部头英文《经济学》。像我研究中国经济思想史,就要读赵靖主编的5卷《中国经济思想通史》,所有中外专业专著,以及大量古籍。这些都还是专业通识,如要专研某时某地某人学术,还要深入研读有关专著、原著。

建议大家无论读哪一方面的书,如果真喜欢,就发心读个究竟,不要蜻蜓点水,浅尝辄止。如喜欢鲁迅,就把《鲁迅全集》读了,喜欢王小波,就把《王小波全集》读了。像我喜欢马克思、太虚法师、南怀瑾,就把50本《马恩全集》、35本《太虚大师全书》、50多本《南怀瑾文集》读了。我爱说一句大话,就是你喜欢佛教,就把300多本《大藏经》读了,否则不要跟我讲佛法,我不听你的。这个大话不拿来要求你们,因为我没有做到,哈哈。

这样“通读”,才会打牢知识和思想功底,这是其一。其二,“通读”能够使人在看人看事上看到整体、全局和根本。像我在野外勘察风水,必须到现场走通这一系山水,才能体察到那个地气、磁场、形势,跟局部、定点的观察完全不一样。其三,通读大部头可以养浩然之气,拓展胸襟。我给你们当老板的看风水,都要看房子大不大,书房大不大,书架大不大,书架上的书本大不大。大文化出大部头,小文化出小册子,小气的人读小册子,大气的人读大部头,是这样一种关系。现在的书本比三十年前大了许多,这是经济发展的必然,说明现在有大胸怀、大眼光的人多了,做大事、找大钱的人多了,哈哈。我年轻时异常佩服通读过《马恩全集》的人,感觉那个形象无比高大伟岸,虽然我后来也通读了,自己并没有变得高大起来,但我依然相信这个风水真谛。其四,读个透彻,读个究竟,思想心理的变化、收获会是颠覆性的,形成的观点会比较正确而牢不可破,这在风水上讲也是大部头的大力量。如我二十年前读完《马恩全集》,就从唯物主义者变成唯心主义者,开始研究宗教、神学、易经、风水等最高的理论和实战学问。为什么?我认为马克思不是人,而是神!他在物质生活的窘迫中,就用一双眼睛读书,用一支普通的笔搞创作,人写不出这么多伟大的作品,只有神才能预测和推动未来百年人类历史。很多唯物主义者,他就靠别人介绍马克思的书来了解马克思,根本不读原著,他怎么会有力量动摇我的思想观点呢。有人读一点点书,就想著书立说,著书立说了,便不敢再读其他书,害怕另一种力量会动摇他的成果,动摇他的观点,于是便故步自封,一辈子吃老本了。

我今天告诉了大家一句话,五十岁以上的人还为钱奔命,他的人生是失败的。五十岁以上的人,要好好静下来看一点好书,才是正经事。那么看书,最好不要看五十岁以下的人写的书。二十岁到五十岁的这个三十年间,人生精力最旺盛、时间最宝贵的这个阶段,处在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的磁场环境,他要找饭碗、找工作、干工作啊,主要是读专业书、工作业务需要的书,以及层次较低的满足业余爱好的书,凭他读的这些书,凭他爱冲动的偏见、浅见和阅历,不可能写出可供他人借鉴的经典文字。还有一个道理,没有脱离男女之欲的人,他的思想是不成熟的,你不要读他的书。没有离开男女之欲,也不要著书立说,那是白干,你那个书送给我,我立即丢进垃圾桶,当然你写那些恩爱情仇的世间文字很上手,不过也是垃圾。你爱上了女人、金钱这两个东西,你就掉价了,生命的文化质量没有了,我今天费七八力介绍匡林先生的诗文、拳道建立的那个大乘之境,你门都找不着了,就这样废了。五十岁以上的人,不再为钱奔命,也基本脱离男女之欲,正经修炼一下,就“定”、“静”、“安”了,也能“虑”了,有心“得”了,就有心情读一些提高生活品味和思想层次的经典,尤其宗教经典,加上阅历也比较丰富深厚,会有可能创作出表达正见、正思维的正语作品。

【问题四】陈老师,我问个站桩的问题,就是要进入静定境界,前提是心里不能老有念头生起吧,但是这个念头怎么也静不下来,老是生心、分心啊。

【回答】有病了嘛,忧虑成疾啦,那就“于无所住而生其心”吧。我回答不了你的问题,我只能把经上讲的道理和别人的经验转告你。还有我睡觉也有一点类似经验,另外我修学佛家法宝,一直把这种生心有住、念念不住的情状视为一种病态。不断生心啊,念头像放电影一样纷至沓来,你不要去掐断它,你掐不掉的,它自然会过去。你一掐,通道堵住了,病就出来了,病不是那个念头,病是你掐念头的心行。

《坛经》说“无念念即正,有念念成邪”。念头来了是一层心乱,这是“念念”的第二个念;你有意制止即将到来的念头,又是一层心乱,这是“念念”的第一个念;你有意要抛弃已生之念,又是一层心乱,这是有意重复、恶性循环第一个念。念念相续,这就是邪门了,邪门就是病了,忧虑成疾了。生心不可怕,你不要去念记它,这才是正道,才是身心健康。你忍不住要去念那个念啊,这样乱上加乱折腾,哪里还能静,心里每时每刻在开运动会,结果就心乱如麻,乌七八糟邪门了,百病丛生了。就像我们平时与人打交道,你要自自然然才好,不要费精神去招待茶水车马、迎来送往、恩怨叫唤、人我是非,玩这种邪门,你要累死啊。生心你就让它生,生多少就让它生多少,不搞生灭法,心无所住,不要留住它就行了。好比客人要走,你不必说“多坐一会,吃饭再走”,也不必说“你快走啊,现在就离开”。他走走他的,他留留他的,来者不迎也不拒,去者不送也不留,这是健康正道。

我晚上睡觉,有时起夜两三次,躺在床上免不了生心起念,病又起了,我就来者不迎不拒,去者不送不留,不知不觉步入正道,一会就睡着了。睡着就等于入定了,入定病就好了。我们一生的每天,有三分之一时间在睡觉,大家知道睡觉的作用是什么吗?那就明白禅定的作用是什么了。禅定和睡觉一样,是激发、恢复我们身心里边那个黑不隆冬的“体”、那个“能”。你知道三天三夜不睡觉会怎样,也就知道人一生不学禅定会怎样了。而且禅定的功能比睡觉强千百倍,睡觉并不是真正入定,程度不够,没有梦境的睡眠,才接近入定。我们的身心里边,拥有对付一切心病、身病的功能武器,但是因为你妄想、分别、执着,背离八正道和六波罗蜜,这些武器就被神秀说的尘埃锁定在库房里了。这不是一般的武器,这个武器是由匡林先生所强调的“化劲”构成的、能够借得宇宙大力的核武器。修行入定就是打开武器库。如果你要在念念有情的歪门邪道上折腾,故意远离“无念念”的健康正道,那就无药可救了,永远打不开武器库了,神佛、上帝也帮不了你,救不了你。一切的拯救都是自救,或者念咒也是个办法。持咒是教外别传的密宗法门,我不懂,不讲了,你们能学会更好。

“无念念”的“不迎不拒,不送不留”,请记住这八个字。匡林先生说“拳练到本能境即是无相境”,修行的道理跟他说的这个话相同,我们根根底底上不痛不痒、非病非不病的自性本能,它本来对生灭法就是不迎不拒、不送不留的,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这是无相境。一讲修行、修心,你反倒画蛇添足,来个迎送、拒留的自寻烦恼,那就住相了。

我们前边提到匡林先生《站桩》诗写的“江河心画里,和风物从容;月印山川寂,万物静好中”,“泉响月光冷,动静自在共”,“若有似无间,丹珠还自工”;《持桩一得》诗写的“不用力,不用松”,“不粘境,不滞空”;《练功》诗写的独明守扑虚灵意”,“默照内听心映境”;《悟拳》诗写的“心无挂碍真如际,空洞无我本能达”,“混元阔大充环宇,空洞无我寂寂容”,还有啊,不再罗列了——请大家反复读诵这几句,把“不迎不拒,不送不留”和“无念念即正,有念念成邪”的真义读出来,慢慢问题就会解决了。

【问题五】陈老师,能不能简要说一下大成拳养生桩的要义?

【回答】前边所引匡林先生诗文中,已经说过了,只是没有点明“要义”二字。匡林先生在《习拳小史小识》中明确提出,“桩功是大成拳的核心,抱元守一,肌肉如一”,你好好体会这个“一”字,身心如何做到这个“一”态。站桩的要求,头、颈、肩、臂、腰、腿,全身可以活动的地方,有没有和“高大上”相应的“硬邦邦”、“直杠杠”那种情态,没有的。相反的,要“软柔柔”才行。如果身心处于那种紧张绷直的状态,如何能够“抱元守一,肌肉若一”呢?不可能啊!那样身心要分离成若干部分了,顾头不顾尾了,也违背大道至简的原则了。匡林先生在《书画与拳道》文章中说:“由动入静,由繁而简,由快而慢,由实转虚。”这个也是“软柔柔”的原则。匡林诗作中反复说的“松中化劲生”、“绵柔至极化劲成”、“松至极处化劲生”,你就能看出这个松啊、绵啊、柔啊有多重要。大成拳及其桩功的思想源头是老子的《道德经》,我们看《道德经》是怎么说的。《道德经》第七十六章全文如下:“人之生也柔弱,其死也坚强。草木之生也柔脆,其死也枯槁。故坚强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是以兵强则灭,木强则折。强大处下,柔弱处上。”

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人活着时身体是柔软的,死了就变得僵硬。草木生长时也是柔软脆弱的,死了就变得干硬枯槁。因此坚强的东西属于死亡一类,柔弱的东西属于生长一类。所以用兵逞强就会遭到灭亡,树木强大就会遭到砍伐摧折。凡是强大的总处于下位,柔弱的反而居于上位。老子的《道德经》多次提到“婴儿”、“赤子”,就是要守雌啊。婴儿那个软柔柔的身体从床上摔下来,你以为要头破血流啊,骨折啦、脑震荡啦,赶快去医院做CT查,结果屁事没有,你看这个“软柔柔”的力量有多大!坚强、强大、枯槁是一种什么概念?就是 “呀!呀!”“啪!啪!”“加油!加油!”那种气势如山、豪气冲天、吼声如雷的激烈运动。我老家有个知名中医蒙荣君,还是我亲戚,又是我同事,他就曾经和我说,长期干这种“呀!呀!”“啪!啪!”运动的人死得最早。匡林先生的《习拳小史小识》说,大成拳及其桩功“有别于竞技体育中为了更高、更好、更强而产生的追求极限的戗生运动”。“柔弱”这两个字,或者说“守雌”这两个字,就是大成拳及其桩功的“要义”。

【问题六】不知大成拳的实战效果如何,陈老师亲眼目睹过吗?

【回答】你问的问题,前边转告过了,匡林先生《习拳小史小识》不是说了吗,我再念给你听——“大成拳自创拳以来,在与中外各种拳法的交流中,战果辉煌,成绩显著,是典型高效的实战型内家拳法。”我这里有个故事,与大家分享。

去年冬季,第十二届全国武林大会在兴义城东边的“中国武术之乡——安龙”召开,我带小孙子去一个湿地公园玩,有一中年男子在草地上练拳,他的双脚前后左右滑动,双手十指张开,像鹰爪一样薅来薅去。小孙子好奇跑过去,我赶紧把他抱住,突然感觉那人身上有股劲风吹来,立即想到匡林先生《摩擦步》一诗写的摩擦步动风云起”,我说“有风啊!”那人停下来朝我和孙子笑,我问“你这手薅什么?”他说不是“薅”,是“捏”。我问“看你指头没动呀?”他说指头不动,意动,也不是意动。我问“意动如何?”他说若是“薅”到人头上,一“捏”那个头颅,就变成一小颗肉丸子啦。他把中指和拇指圈起来,有汤圆那么大,比划给我看,说“地、水、火、风、空”五大,只剩下“地”有这么大,“水、火、风、空”都没有了,被捏掉挤干了。我想大成拳应该就是这种效果吧。王芗斋把尚云祥“薅”飞起来,匡林先生拳境》诗写的“分明空空全无力,放人如飞惊自身”,也是这种效果吧。

为什么会有这种效果?匡林先生《习拳小史小识》说:“大成拳能在养生的状态中练出神圆力方、虚实无定、一触即发的本能功夫。”“神圆”就是精神上不搞恨之入骨、同仇敌忾、激动万分的有意对抗;“力方”就是有棱有角,具有硬邦邦的杀伤力。古代铜钱内方外圆,拥有和谐之力;人的身心被练成内圆外方,所散发出来的便是硬邦邦的杀伤力了。

有个朋友早上起来在阳台上做甩手锻炼,妻子来阳台晾衣服,不小心手指头拍着妻子的腰,妻子“妈哟妈哟”叫痛,把他大骂一顿。朋友和我讲,说他搞不懂,不过是轻轻甩手,无意中指头轻轻碰一下,竟让她痛了好几天,还贴膏药。我说因为你无意啊,肌肉若一、天人合一、虚实无定、一触即发啦,借助、抓着了宇宙力量,没把人碰死算好了,哈哈。这应该就是匡林先生换劲》诗说的“明劲转柔暗劲启,绵柔至极化劲成”,也是《拳境》诗说的“松至极处化劲生”,也是《站桩》诗说的松中化劲生,内蕴气血洪”,就是《习拳一悟》说的无意本能起用后,“柔顺自然,完全无意,纯任天机”,在大乘之境里边无中生有的化劲大力。我不懂,不瞎扯了。

有年我在海口给一群大学生和跨国公司员工讲生态经济学,有个外籍白领递条子说:"You have been talking for one hour, but your main point still escaped me."我大声回答他,"I have no point! "这个话今天也可以对大家讲。大家不要提关键问题了,再问就问黄了,再问下去我就捉襟见肘要出丑了。

对不起,我话太多,跟大家啰嗦到这里吧。如果有人听了能够如来如去,这个慧根就和惠能一样了,要大大恭喜。但我还是希望大家学神秀,学第二个境界真修实证的邓匡林,慢慢练功夫,或许有朝一日能成为第三境界写诗作偈的惠能和匡林。

谢诸位,下次见。金铭女士希望明年见,愿如此。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