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18/0904/00/54233839_783944310.shtml 陈嘉珉:构建“天蓝、地绿、水清、人和、业兴”的和谐黔西南(三)

   

陈嘉珉:构建“天蓝、地绿、水清、人和、业兴”的和谐黔西南(三)

2018-09-04  陈嘉珉

三、构建“和谐黔西南”的制度保证:首倡并率先建设理性政府

我想给我们黔西南州各级政府提一个创新的建议,就是在全国率先提出和建设理性政府。为什么要提这个创新的建议呢?我反过来给大家提一个问题:违背科学发展观,破坏“天蓝、地绿、水清”和谐环境的是一种什么力量?我可以直言不讳地说,破坏环境的力量是一种来自政府的力量。多数时候可能是企业、工厂在破坏,但是政府执法不力,因此责任还是在政府。政府为什么要放任破坏行为,因为政府不理性,只顾眼前,不顾长远;只顾局部,不顾大局。建设理性政府有三个最重要的指标,我提出来供大家参考。

(一)理性政府必须依法行政,避免个人独断专行

个人独断专行在短期间和局部范围内会出现行政高效的现象,但在长期和大范围内,其弊端远大于暂时的高效率。政府首脑独断专行,会造成政令不一、朝令夕改、无法可依,让执行者和行政对象无所适从的混乱状况,从而影响行政效果。独断专行在表面上似乎上下一致、高度服从,事实上执行者和行政对象多是阳奉阴违、有令不服、有令不行,造成政府失信于民,是对诚信的极大破坏。相信在全国各地会经常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环保部门要对污染企业严格执法,可是环保部门的上级长官却独断专行,接受污染企业求情,给污染企业开绿灯。为什么独断专行会像肿瘤一样难于根治,原因就是不合理的权力结构使得处于权力顶端的个人有限理性过度发挥,甚至有时完全是个人性和情绪化的发挥。独断专行、任性妄为源于个人的有限理性和个人情绪,但任何绝顶聪明和具备完美知识结构的个人,都不具有天然完全的理性,因此贯彻民主集中制原则和过错、责任追究原则,是避免独断专行的应急、应时良法之一。

(二)理性政府必须全面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

州委陈敏书记今年所作全州第五次党代会报告的标题、第一句话和开篇提出的“主要任务”,都是“全面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陈书记在总结过去的经验和体会时说:“必须坚持用科学理论武装头脑、指导实践,坚定不移地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始终把经济社会发展建立在科学发展的基础上。”陈书记在报告中强调,实现今后五年奋斗目标必须牢牢把握的原则之一,就是“必须坚持以科学发展观统领经济社会发展全局”,并强调“环境立州”战略。

我们必须认识到,科学发展观是中国政党、政府深刻总结历史经验和惨痛教训而提出的重大战略思想,而并非一时的权宜之计。中国历史上许多不可挽回的重大环境破坏,都是源于政府的非理性意志或直接由政府的非理性行为所造成。例如北京作为国都八百年,全国的高官和知识精英都集中在那里,难道八百年来,他们当中就没有一个绝顶聪明的人,能够预料和想出办法来对付环境的污染、破坏所造成的沙尘暴吗?人们在长期糟蹋和破坏自然的过程中,难道真的一点都不知道大自然的报复终有一天会疯狂到来吗?再如一千三百年前存在了八百年的楼兰古城,难道那时真的没有一个先知能够预料到灭顶之灾终有一天会光顾这个灿烂的文明吗?事实上在任何情况和历史条件下,伟大的先知和聪明人物都不只一个,总有一些个人和组织能够预见到:非科学发展必将挫败所有的发展。但由于没有英明政党领导的理性政府,多数人的本性和自利欲望就把先知们的理性、智慧击得粉碎,于是人们就宁愿现在破坏而不顾将来,所以天灾说到底是非理性的人灾 我国改革开放来以来,经济发展从不良方面看,是以生产资源的极大浪费和环境破坏作为代价的。即使是经济发展十分缓慢的地方,自然环境的破坏也非常严重。例如十五年前我们册亨县城的者楼河,除了洪水季节,老百姓常用“清花绿亮”一词来形容它的清洁卫生,可是现在的者楼河一年四季都是污水横流了。我们兴义城内所谓的“母亲河”湾塘河也是如此,污染非常严重,现在一年四季已经没有任何一天,可以出现三十年前曾经延续千百年的“清澈见底”的亮丽景色。我们国家21世纪的经济发展尤其是西部开发,不能继续以牺牲环境为代价。如果再这样下去,大自然的报复最终会彻底抵消经济发展的成果。大自然可怕的报复和抵消作用现在已经开始,而且显示出凶猛的势头。环境污染、破坏的祸根在政府,是政府缺乏科学理性导致的严重恶果,因此建设理性政府迫在眉睫。

PPT20058锦涛总书记在河南、江西、湖北三省考察时强调“要居安思危,增强忧患意识”。PPT20063,在两会即将闭幕的记者招待会上,温家宝总理引用《新唐书》的一段话作为开场白:“思所以危则安,思所以乱则治,思所以亡则存。”居安思危、忧患意识和心存安危、治乱、存亡理念就是一个理性政府的思维方式。在老百姓当中,理性、智慧、真理往往会在本性、自利和欲望的面前碰得头破血流。但是我们的政府,它必须是理性和法治的化身,如果我们的政府在保护环境、建设生态上无所作为,那么这些工作就注定是败局无疑;而且我们历尽艰辛所取得的经济成果,也会最终因为环境生态的恶化而付诸东流。党中央提科学发展观就是一个理性思维,但只有理性政府才能真正落实科学发展观,没有理性政府,“科学发展观”将会成为一个有名无实的口号。

(三)理性政府必须脱离恶性博弈循环

我们每个人都会在生活和工作中发现,有许多在理性、大局和长期选择上是明白无误的事情,却会遭到自利人性、局部利益和短期选择的错误对待。人类几千年来,理性、真理这些东西,始终斗不过自利本性和博弈规则。自利本性支配的恶性博弈规则就是:如果我不这样做,你就会那样做,于是我就吃亏了,因此我也必须这样做。例如:如果我不发展核武器,你也会发展核武器,于是我就会吃亏,因此我也必须发展核武器——严重威胁人类和平安全而又无法遏制的军备竞赛就这样日甚一日地开展起来了;如果我不弄虚作假,你也会弄虚作假,于是我就吃亏了,因此我也必须弄虚作假——诚信、信用就这样令人痛心地失去了;如果我不贪污贿赂,你也在贪污贿赂,于是我就吃亏了,因此我也必须利用权力伺机寻租——群众痛恨的官僚腐败就这样扩散开来了;如果我不种植烤烟,别人也在种植烤烟,于是我就吃亏了,因此我也必须种植——一个明白无误对人体和公共文明有害的经济作物,就这样日益普遍地发展起来了;如果我不破坏环境获取眼前利益,别人也在破坏环境获取眼前利益,于是我就吃亏了,因此我也要破坏——我们赖以生存的环境就这样不可逆转地日趋恶化了;如果我不引进污染企业,别的地方也会引进污染企业,于是我就吃亏了,因此我也要引进——我们原本绿色清洁的地盘就这样一天比一天缩小。恶性博弈的后果非常可怕,今天世界上没有谁敢保证,人类因为恶性博弈所制造的灾难尤其是环境灾难,如果从现在起不能得到有效控制的话,将来不会成为超过战争的重大灾难或引发世界战争的根本性灾难。西部大开发这几年来,我遇到过很多煤矿老板、地方官员和矿山百姓,当我和他们谈及非安全煤矿开采造成的环境污染、破坏时,老板们说那个污染破坏是下辈人的事了,官员们说这是发展的代价,老百姓说哪个会为干净坐在“金山”上讨饭吃啊?可见如果没有“全面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的理性政府,一切违背科学发展、后患无穷的破坏行为将无法禁止。

党的十六大报告在谈到西部大开发问题时指出:“要打好基础,扎实推进,重点抓好基础设施和生态环境建设,争取十年内取得突破性进展。”现在十年已经过去五年,还剩下五年。根据五届州委精神,这五年“是实现全州经济社会发展历史性跨越的关键时期”,那么在这个关键时期,希望我州生态环境建设能取得突破性进展。陈敏书记今年的党代会报告要求:“积极发展非资源依赖型产业,坚持开发与节约并重,建立生态补偿机制,加强环境保护,形成低投入、低消耗、低排放和高效率的节约型增长方式。”陈鸣明州长在今年政府报告中也要求:“大力倡导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生产方式和消费方式。严格产业政策和行业准入,坚决淘汰污染大、能耗高、效益低的企业。”“增强机遇意识、发展意识、大局意识、责任意识和忧患意识,树立正确的政绩观。”完成上述我州党委、政府的工作要求,必须建设一个能够脱离恶性博弈循环的理性政府。我州提出和建设理性政府,应按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要求,“实行执法责任制和执法过错追究制。健全重大决策机制,坚持和完善专家咨询制度,社会听证制度和决策责任制度,推进依法决策、科学决策和民主决策。加强行政执法监督,做到严格执法、公正执法、文明执法。”全面按照这个要求去作,就可避免政府非理性的重大失误,而科学理性政府的出现也会指日可待。

如果我们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的各省区、各地州、各县市之间也存在一种竞争博弈关系的话,那么我们黔西南州可以率先用一个理性政府的运作机制告诉大家——在大开发战略行之有效地实施若干年之后,最大的成功者、笑到最后笑得最好的地区,不是单纯开发工作做得最好的地区,而是把开发工作、环境保护、生态建设同时做得最好的地区。我们黔西南州各级政府,可以率先成为理性政府,合理开发和保护资源,倍加珍惜、爱护我们的环境,一边开发一边建设,毫不松懈。不急功近利、不好大喜功、不漂浮急躁、不追求短期政绩和形象工程,坚持科学发展观,努力构建“天蓝、地绿、水清、人和、业兴”的和谐黔西南,使我们黔西南州在西部大开发中成为按照科学发展观要求最大的成功者,成为笑到最后笑得最好的地区。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