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18/0911/10/58655751_785615276.shtml 赚钱越来越难,今年多少民营企业会死掉?

   

赚钱越来越难,今年多少民营企业会死掉?

2018-09-11  XH9T

这是财小妹的第143篇原创文章



最近一直在珠三角调研民营企业的生存状况,今天就跟大家简单聊聊,民营企业的事情。


改革开放40年,中国经济蓬勃发展,自然离不开民营经济的发展与市场体系的建立。


但随着国家压缩过剩产能、去杠杆等政策的努力奏效,国企利润飙升,而民企利润增幅却显著偏低,国企民企利润两极化严重。


可以说,时至今日,民营经济已经渐现疲态甚至已经处于存亡之际。不得不感慨,时过境迁,有些事情,说来就来,说变就变,恐怕很多人都没有心理准备。


两种身份,两个结局


国企与私企的关系似乎十分不兼容。


2017年,全国规模以上国有工业企业利润增速高达45.1%,远超民企11.7%的利润增速。


2018年上半年,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同比增长17.2%,其中,国有控股企业增长31.5%,民营企业增长10%。


从这样的数据,我们就能看出国企盈利能力比私企盈利能力强太多了。


国企、私企利润在两极分化。



从上图,我们可以看出,2015年是国有企业最艰难的一年,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中国有控股企业实现利润总额10944亿元,比上年下降21.9%。


这期间,民营企业虽然也面临增加值和利润双双下滑压力,但明显比国有企业的表现更好。


但从2015年末,国有企业开始绝地反击,规模以上企业增加值开始从负值飙升到2016年12月的6.7%,而民营企业的增长值却只有4.8%。


此后,国有企业利润增长率更是一路飙升,将民营企业狂甩几条街。


今年以来,上市公司出现了大量的违约事件,但违约主体主要集中在民营上市公司。


尤其在最近,很多其实还不错的民营上市公司大股东出现了债务危机,从而使上市公司控股权和股价出现了巨大的波动。


其实,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理论上不应该被债务逼上绝路,毕竟上市公司有再融资能力。


但大家都知道,民营企业的融资渠道实在太少,再加上股市低迷,从而让场内场外的股权质押融资纷纷爆仓。


在这一轮民营上市公司大股东爆仓后,又有很多较好的民营企业控股权纷纷落入了国资的口袋。


民营企业节节败退,国有企业一路高歌。



去产能清除的是谁的产能


2015年,中国经济面临难题。


当年,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同比增速首次掉到7%以下,创了中国进入21世纪以来的新低!


那一年,全国国有企业利润出现了罕见的持续性负增长,很多国有企业亏损累累,面临严重的生死局。


以重灾区钢铁行业为例,国有钢铁企业包钢亏损33亿元、鞍钢亏损45.9亿元、首钢亏损11.3亿元、南钢亏损24.3亿元、杭钢亏损14.9亿元、华菱钢铁亏损29.6亿元、韶钢亏损26亿元、柳钢亏损11.9亿元……


一连串鲜红的数字背后,是各级领导的忧心忡忡。


临危之下,一场供给侧改革自此诞生,旨在让落后生产力退出舞台。


在西方经济学中,一般是利用一场金融危机来出清落后产能。而对中国的经济体制来说,经济危机的“出清”方式是不可接受的。


因此,我们利用一只“看不见的手”来完成产能的出清。


2015年末,国家正式提出“供给侧改革”。从2016年开始,这场风暴席卷中国经济的多个行业。


这场供给侧改革风暴首先冲击的是高能耗、高污染、低效率、违规过剩产能较高的钢铁、煤炭、电解铝等行业。


以河北钢铁行业为例,供给侧改革实施后政府关停了大批中小钢厂,而其中97%是民企,实现了钢铁产量的“去产能”。


中小钢厂大部分是民营企业,没有人庇护,在这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浪潮中纷纷关闭,而大量僵尸型国企却生存下来,确实是理直气壮做大做强国企。


这场供给侧改革化解了中国钢铁行业的“过剩危机”。


因为上游行业的产能被消灭,而需求却不变,直接推动了原材料等上游工业品价格的猛涨,PPI随之快速攀升。


由于上游行业聚集着众多国有企业,因而国有企业利润增速快速抬升。


反观民营企业,很多处于上游行业的民营企业在这场浪潮中已经被关闭,而其他大多数民营企业又集中在中下游行业。


因而,在这个过程中民营企业的利润增速并没有被PPI上涨拉动,反而因为成本升高而利润降低。


除此之外,2016年,环保整治的浪潮更是一浪高过一浪。


环保风暴所到之处,包括化工行业企业在内的广大中小企业成了去产能的对象,特别是在雾霾压顶的情况下,中小企业被一刀切式关停。


2016年-2017年以来,大部分的中小企业被这场一场“供给侧改革”和“环保整治”风暴出清掉。


但这场浪潮依然在继续,我们正在用史无前例的方式改写西方经济学的“经济规律”。



民企融资难垂死挣扎


一场供给侧改革和环保整治,已让民营企业遍体鳞伤。


而从2014年开始,民营企业自带的“私生子”身份,更是不招人待见。


在2013年以前,民企占增量信贷的比重接近60%,国企的占比只有34%。


从2014年开始,这一现象开始发生逆转,国企信贷开始了狂飙猛进,而民企信贷一路萎缩。


根据央行公布的数据,从存量信贷占比来看,2016年国有企业占了54%的企业贷款份额,民企占比34%,悬殊已经高达20%。


从增量信贷来看,民营企业的信贷环境是越来越糟糕。


2016年,国有企业新增贷款6.9万亿、占据78%的新增企业贷款,而民企新增贷款仅为1.5万亿,只占新增贷款的17%,两者相差61%。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7月发布的一项调研数据显示,从不同所有制企业的融资情况来看,这几年国企融资大幅改善,而民企融资在持续恶化。


从融资规模上看,过去3年国有企业平均融资规模迅速上升,从2015 年的7.15亿元上升到2017年的22.54亿元,民营企业从5.99亿元下降到4.6亿元。


而从融资成本来看,国有企业通过银行贷款、债券融资、股权融资和其他融资方式的融资成本都低于民营企业。


过去几年,不少国有企业甚至变成了“类金融机构”,通过从银行获取低成本的资金,再通过融资性贸易形式“贷款”给民营企业,资金成本平均在15%-20%。


利率如此之高,还有大量民营企业愿意接受,可见民营经济融资之难。


2016年的一场“金融去杠杆”袭来,在资金短缺的大背景下,国有企业又占了得天独厚的优势,低成本高额度获得融资,而民营企业却几乎没有弹药支持。


金融去杠杆”进一步导致国企和民企竞争优势两极分化。


一直以来,国有企业高杠杆,民营企业低杠杆。


但由于融资难的问题,民营企业反而被逼得加杠杆,而国有企业在债转股、国企混改和供给侧改革的作用下,却能做到“降杠杆”。


2017年以来的变化出乎意料: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率略有下降;从61.1%下降至59.4%;民营企业资产负债率明显上升,从52.2%上升至55.6%。


不仅如此,国企、特别是央企,还在政策的扶持和资源的分配等方面,比民营企业具备优势和条件。


近年来,中央出台的许多政策在落实过程中往往大国企受惠多,而民企难以惠及,地方政府在土地供应、税收优惠、财政补贴等方面,除了给了一部分外资企业外,绝大多数也都给了大型国企。


相反,民企获得的这种优惠少之又少,甚至还要忍受各种各样的收费、赞助、摊派等。


种种举措,让民营企业节节败退。


其实,从今年下半年,货币政策实际上已转向宽松,大放水之后,市场资金面已经明显比上半年充裕很多。


而且最近央行还鼓励商业银行投放广义信贷,包括购买低等级企业债、发放企业贷款等等。


但是从金融机构的反应来看,在货币宽松之后,第一时间并不是将钱投放给民企,而是大幅投放给国企和融资平台。


很明显,就算我们再度开闸放水,受益的也依然主要是国企和政府融资平台,而非民营企业。


大量的金融资源集中于国有经济部门,必然对民营企业产生了严重的挤压效应,民营企业的寒冬将会降临。


但民营企业凭借有限的信贷资源,却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创造了60%以上的GDP,提供了超过70%的技术创新,提供了80%以上的就业岗位以及超过90%的新就业岗位。


从如此巨大的效率不难看出,民营经济一旦没落将会严重限制中国经济的增速。


最近我在珠三角调研民营企业的生存状况,中山古镇一个做五金工厂的老板跟我讲的一些话让我印象深刻。


“这家厂是我爸传给我的,做了几十年年,到了今年我觉得是最难受的一年。其实我们家的厂在同行里面已经算不错了,但别看我现在每天很忙,估计到年底一算账,跟打工没什么区别。”


按照他的说法,目前很多工厂早已处于盈亏平很点的边缘,如果再这样下去,估计不用去产能也自己倒掉。


别的不说,单单是社保新规就够让民营企业吃一壶了。


人大财政金融学院副教授马光荣表示,如果现有参保职工严格按照实际工资作为缴费基数,同时法定缴费率严格按照28%执行的话,整个企业部门的社保缴费负担上升50%左右,企业的用工成本会上升7.5%,企业的利润会下降8.2%。


不得不说,民营企业早就痛不欲生,但国企真的能撑起中国经济的奇迹吗?


这一退一进,就是一个时代结束,一个时代开始,有多少人知道未来我们的生活会是如何!


如果喜欢本文,欢迎随手转发。


【版权声明】本公众号所有原创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媒体、平台、网站未经本公众号授权不得转载、改编、仿写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对不遵守本声明者,我方律师团队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来自: XH9T > 《财经》

    以文找文   |   举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