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18/0913/00/40033985_786213322.shtml 把中国抬进联合国的,到底是不是非洲兄弟?

   

把中国抬进联合国的,到底是不是非洲兄弟?

2018-09-13  写字达标

执笔:妖刀妹


最近在网络上,刀妹看到一个“老谣帖”/“老辟谣帖”又回魂了。



大意就是,“非洲兄弟把中国抬进了联合国”这句老话是在胡扯八道,因为1971年恢复中国联合国合法席位提案投票的赞成票中,非洲国家虽然最多,但占非洲国家总数的比例还没有欧洲国家高。


类似话题常炒常热,这到底是一个振聋发聩的辟谣?还是一个辟谣式的造谣呢?


19711025日,第二十六届联合国大会以76票赞成、35票反对、17票弃权的压倒多数通过了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等23国提出的要求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一切合法权利,并立即把蒋介石集团的代表从联合国一切机构中驱逐出去的提案。


中国代表团笑逐颜开。左为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乔冠华,右为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黄华


这个提案被简称为“两阿提案”,76张赞成票的票型是这样的。


支持中国进入联合国赞成票:

  亚洲19票:阿富汗、不丹、缅甸、斯里兰卡,印度、伊朗、伊拉克、以色列、科威特、老挝、马来西亚、蒙古、尼泊尔、巴基斯坦、也门人民民主共和国、新加坡、叙利亚、土耳其、阿拉伯也门共和国

  欧洲23票:阿尔巴尼亚、奥地利、比利时、保加利亚、白俄罗斯,捷克斯洛伐克、丹麦、芬兰、法国、匈牙利、冰岛、爱尔兰、意大利、荷兰、挪威、波兰、葡萄牙、罗马尼亚、瑞典、南斯拉夫、乌克兰、苏联、英国

  非洲26票:阿尔及利亚、博茨瓦纳、布隆迪、喀麦隆、埃及、赤道几内亚、埃塞俄比亚、加纳、几内亚、肯尼亚、利比亚、马里、毛里塔尼亚、摩洛哥、尼日利亚、刚果、卢旺达、塞内加尔、塞拉利昂、索马里、苏丹、多哥、突尼斯、乌干达、坦桑尼亚、赞比亚。26

  美洲8票:加拿大、智利、古巴、厄瓜多尔、圭亚那、墨西哥、秘鲁、特立尼达和多巴哥


反对中国进入联合国反对票:

  亚洲4票:日本、柬埔寨、菲律宾、沙特

  欧洲1票:马耳他

  非洲15票:中非、乍得、刚果民主共和国、贝宁、加蓬、冈比亚、科特迪瓦、莱索托、利比里亚、马达加斯加、马拉维、尼日尔、南非、斯威士兰、布基纳法索

  美洲13票:玻利维亚、巴西、哥斯达黎加、多米尼加共和国、萨尔瓦多、危地马拉、海地、洪都拉斯、尼加拉瓜、巴拉圭、美国、乌拉圭、委内瑞拉

  大洋洲2票:澳大利亚、新西兰


  做一个简单的算术,得到了以下结果:


  亚洲:赞成是19,反对是4,赞成率82.6%

  欧洲:赞成是23,反对是1,赞成率95.8%

  非洲:赞成是26,反对是15,赞成率63.4%

  美洲:赞成是8,反对是13,赞成率38.1%


这个提案的通过需要三分之二多数,也就是66.6%的国家点头同意。非洲的赞成率不仅低于亚洲和欧洲,如果去掉非洲的投票,中国得到的赞成票数将仍然大于三分之二。


所以,很多网友得出结论,并不是非洲国家将中国抬进了联合国,而事实上是欧洲和亚洲国家把中国抬进联合国的。非洲人民只是没有怎么捣乱而已。


用图片表示可能更加直观一些。这是非洲当时的投票情况,红的是赞成,黄的是反对。



这是欧洲的情况。



这么看,非洲是西红柿炒蛋,而欧洲是红旗飘飘。


还有一些观点认为,中国本来就是联合国五常之一,恢复席位那是自然而然的,只是之前一直受到西方压迫。另外,中国是靠自身实力上位,跟非洲国家没有半毛钱关系。爆了原子弹的中国,是核大国,实力早已不容小觑了。


这些说法的确有一定道理。


不过,刀妹也觉得有些事情不能简单地掰手指头去计算。我们结合一下当时的具体情况来看。


这不是中国恢复联合国席位的第一次投票表决。中国为此付出了长期的、巨大的努力。


19509,在美国操纵下,第五届联大否决了苏联和印度分别提出的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合法权利的提案。


1951,美国操纵第六届联大否决了苏联等国代表提出的将恢复中国合法席位问题列入联大议程的提案,并通过了一个“延期审议”中国代表权问题的决议。从此至1960年,美国采用“延期审议”的手段阻挠相关提案的提案。


整个六十年代,投票支持恢复中国代表权的国家不断增多。1970年,赞成恢复新中国在联合国合法权利的票数首次超过了反对票。


19717,美国同日本炮制“双重代表权”,即接纳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代表入联合国,但保留“中华民国”的代表权。这个提案最终以59票反对(欧181619北美2南美5)、55票赞成、15票弃权被流产。


这个投票非常重要,如果不是该提案被否决,就不可能有后来的“两阿提案”。该投票中,非洲国家反对票的数量也是最多的。


中国的国旗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大楼前升起


随后,让中国重获席位的“两阿提案”获得通过。它是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联合23个国家共同提出的,这些国家分别是: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缅甸、锡兰(现斯里兰卡)、古巴、赤道几内亚几内亚、伊拉克、马里毛里塔尼亚、尼泊尔、巴基斯坦、也门民主人民共和国、刚果人民共和国、罗马尼亚、塞拉利昂索马里苏丹、叙利亚、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阿拉伯也门共和国、南斯拉夫和赞比亚


红色的国家来自非洲,也就是说,“两阿提案”提案国其中11个是非洲国家,占了几乎半数。


没有提案何谈表决。中国恢复联合国合法权益,的确有这些非洲国家的功劳。


这段历程中,亚非拉地区的人民对新中国的支持其实也是一个动态增长的过程,60年代非洲国家的独立潮开始后,越来越多的新生非洲国家成为中国的坚定支持者,不断在联合国提出议案。


他们虽然“比例”不是最高,但的确是政治相对独立的、不受干扰的、坚定支持中国的“铁票”。如果上文的一些计算看重“数量”,这些非洲国家对我们的意义更大的或许是“质量”。


据说,当时“两阿提案”的现场,每当一个亲美国家反水投赞成票后,底下的非洲代表都会鼓掌起哄,提案通过以后坦桑尼亚代表更是跳起舞来。


所以刀妹的结论是,“中国是非洲兄弟抬进联合国”这个说法,不能说全对,也不能说全错。


不过刀妹倒是觉得,这事儿上咱没必要当杠精,非要掰扯个清清楚楚。这句话背后的意思,其实就是不少非洲国家在当年中国恢复联合国合法权益时给了我们很多帮助,跟中国在国际上是友好的。


国家之间,或许不能谈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但咱们中非友好,的确应该互相感恩。



非洲支持新中国,并不是上嘴皮碰下嘴皮说说的事情。历史上与新中国建交的第一个非洲国家埃及,惹得美国大怒,随后撤走了对其所有经济援助。


当时的埃及正在修阿斯旺大坝,中国的国力根本不足以弥补这个窟窿,埃及由此将目光投向了国内的苏伊士运河。苏伊士运河的经营权当时还握在此前的殖民者英国人手里,法国人也有点股份,埃及试图将其收回国有的举动,也成为了后来英法入侵埃及的导火索。


当然,刀妹不是说我们要背中东战争的锅,毕竟埃及早晚是要收回运河的。但是埃及等一批反帝反殖民非洲国家率先同中国建交,给予我们的外交支持、带给我们的国际空间和信心,也是需要被记住的。


当年国际形势的确有复杂性,许多非洲国家除了处在自身的反帝反殖民斗争之中,也处在大国的战略竞争当中。坚定支持新中国,对于非洲国家来说,不仅因为利益,还因为信念。


常任理事国中少了一个美国的小伙伴,多了一个发展中国家。中国恢复联合国席位成为世界民族解放运动达到高潮的标志性事件。而在民族解放运动之中,最典型的就是非洲国家。这个说法放在当时的背景下,“忽略”了华约国家等的努力,刀妹觉得,应该也有对此纪念的因素在吧。


当然,除了非洲国家,我们也对世界其他地区的国家一样心存感激。或许抬我们进联合国的,是新中国自己的坚定信念、心胸开阔、广交朋友,这些可能跟大国间的实力角逐同样重要。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