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18/0913/10/48330006_786289542.shtml “妈,我们班就我没整容了”

   

“妈,我们班就我没整容了”

2018-09-13  超耐磨钢

比起出名趁早,整容要趁早,好像一夜之间成了年轻人中的热词。


中国青年报的一份针对大学生的调查显示,6.81%的受访者接受过整容手术,在剩下的人中,30.74%表示有整容意向。


而这股年轻人的整容趋势,正往低龄化蔓延,且愈演愈烈。


“我们班一共32个人,女生几乎都割了双眼皮,几个男生也割了,现在单眼皮只剩下七八个人。”


成都一名高二的学生这样告诉记者,并坦言自己今年终于正式加入双眼皮军团。


问及整容的理由,她用“完成了一个心愿”来描述这次经历。


在一份有关学生整形原因的问卷调查中:“想变得更美” 占到了近半受访者,“形象好更好找工作和找对象”占到了38.5%, “身边有同龄的朋友或同学进行了整形”更超过四分之三。


学生们对记者说,长得好看意味着更多的优待和选择,而且改变越早,回报越多。


家长也有类似的想法:“美丽是一种早期投资,要趁早。”


整容这项简单的投资,会产生实质性的红利。


“不管是就业还是升学,都是一块敲门砖。”


这种观点催生许多人对外表的过分在意,甚至整容上瘾。


华中师范大学副教授吕方把这种心理描述为一种焦虑心态,它体现了社会对美的偏爱,更暴露出国人千篇一律的审美。


一名整形医院医生在采访中告诉记者,除了割双眼皮之外,隆鼻、瘦脸、削下巴等社会上主流的整形诉求在学生群体中也较为常见。


在一张张越来越相似的脸上,人们对美乏味而单一的欣赏体现得淋漓尽致:一模一样的韩式平眉、嘟嘟唇,磨得看不见的鼻梁……不能说不好看,但过眼即忘。


《纽约客》杂志的记者在对中国人自拍习惯的观察中,发现人们普遍逢自拍必P图,且P图的方向都惊人得相同。


“中国人对美的观念根深蒂固,而且长期以来没有争议。大眼睛、双眼皮、白皮肤、高鼻梁、尖下巴。”


在某种意义上,颜值即正义,而正义只有一种。


反观游离在这些标准之外的人,却不乏令人眼前一亮的惊喜。


日本演员安藤樱的眼睛并不算大,也非双眼皮,甚至一度被国内观众称为“日本黄渤”。她却一次又一次用作品证明,自身的魅力。



金像影后舒淇眼距宽、鼻子略塌、更谈不上锥子脸,却被《时代周刊》评价“长得很好看”。


舒淇很美,安藤樱也很美,没有谁的脸更“高级”,因为多样性本身就足够有趣了。



2


“天然美即正义

生而丑是原罪”


不少人信奉的颜值即正义,反过来说,便是丑陋即罪过。


看脸的世界,有的人若不是因外貌遭受了恶意,怎会愿意花真金白银拿自己的脸下注。


《演说家》中的选手孙一冰曾说:“丑的代价就是失去了整个世界。”


这位95年出生的姑娘,从17岁便开始了整容,前前后后动了十三次手术,而这背后,是她从童年到青春期,因偏低的颜值遭受的种种欺凌。


在幼儿园时,无论她把桌子擦得多干净,老师也只愿把蛋糕分给班上没有擦桌子但漂亮的姑娘;


孙一冰 / 《演说家》


上小学,因丑陋的外貌,她不得不依靠零花钱来维系和朋友的“友谊”,老师和她说过最多的话是“你长得这么丑还不好好学习”;


孙一冰 / 《演说家》


初中的时候,班上的男生喜欢用她当作游戏的惩罚,谁输了就向她表白;


自己暗恋的男孩子,连正眼也不愿意看自己……


孙一冰 / 《演说家》


她把自己的眼睛挠破,把鼻子打出血,往嘴里倒洗衣粉,却发现自己依旧无法逃离这个充满敌意的世界。


于是17岁这年,孙一冰选择通过整容摆脱痛苦。


可惜的是,颜值歧视却不会只发生在校园。


台湾盲人女歌手张玉霞在一档选秀节目中,以邓丽君的《独上西楼》闯入48强,却被网友嘲笑:“丑死了,像个外星人”;


演员张檬未整容前,在电视剧里被人骂丑,整容失败后又被网友群嘲,一夜间顶上热搜;



童星出道的杨紫在演戏这条路上,也频遭许多业内人士劝退:“这长相以后,当不了演员啊,因为你不够漂亮。”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句话,在颜值偏低的人身上从来不成立。


什么都没有做错的他们,在以貌取人的社会规矩面前,没有反抗余地。


然而,通过后天整容换来了美貌能进阶正义天堂吗?答案是否定的。


因为颜值即正义这句话里,还有一个隐藏的关键条件——与生俱来的美。


通过整容换取的“高鼻梁大眼睛尖下巴”,在许多人眼里,不过是靠作弊取得的好成绩。


韩剧《我的ID是江南美人》中,女主角姜美来从小便是丑女,被小区的孩子嘲笑是“半兽人”“姜猪头”。


她的成长,遭受着打压、欺辱、歧视。


上大学前,为了重头开始,她选择整容,通过高额医疗费把自己打造成普世价值里的美人。


原以为外貌的改变能让她过上平凡的大学生活,可她却不知道,“正义”也分等级。


100分的天然美女无法接受丑女“作弊”,处处对她进行刁难,刻意嘲讽姜美来;


《我的ID是江南美人》截图


又暗地里为她设下陷阱,嘲讽整容是为了享受漂亮的优待;



猥琐的学长会大骂她是整容怪;


周围的人会因为她的整容脸而把她定义为私生活混乱、爱玩、不检点的女孩……


对于美的追求,人类似乎素来就有与众不同的偏执——貌丑不如貌美,整容不如貌丑。


面对“作弊者”,从来没有人愿意口下留情。


即便脱离起跑线,靠外力冲向前方,也永远无法甩开与生俱来的罪恶。


偏执的审美观念,早就把颜值的起点划为终点。



3


“美”是你的权利

“不美”也是


国产动画短片《整容》讲述了一个女孩被整容绑架,不断改变自己的面貌身材,最终迷失自我的故事。


她原本是一个长相清秀的姑娘,跟随潮流把眼睛做大,下巴削尖。


当她睁着一双无神的大眼睛走在街上,发现时下最流行的是“欧式立体风”,于是立马去整容:眼睛更大一点,鼻子更挺一点,下巴更翘一些。


《整容》截图


转身看见电视上的明星美女,胸部美丽丰满,嘴唇厚实性感。女孩一皱眉发现事情并不复杂,马上又整成这个样子。


《整容》截图


前凸后翘、性感婀娜的她走在街上,目不斜视——直到看见一对情侣当街拥吻,而男性的手搭在女朋友盈盈不堪一握的腰上……


《整容》截图


她摸了摸自己腰上的肉,毫不意外地再次奔向整容院,面对镜子中的身材近乎完美的自己,她深深地皱着眉头,任凭整容医生把自己的腰变得又瘦又细,把臀部填充得更加丰满翘凸。


然后扭着屁股挺着胸重新走到街上


她已经变成了一个性感妩媚的尤物,万千男人的梦中情人。但整容之路,远远没有结束。


只要看到更美丽丰满的女人、更符合时尚潮流的完美模特,她的改变就不会停止:眼睛越开越大,大到裂开再缝上;嘴唇越整越厚,厚到像中毒肿了一样;鼻子下巴越隆越尖,尖得像个锥子;腰也越变越细,细到和脖子一样粗……


在畸形审美的绑架下,她越整越丑,像个怪物。


单一的审美标准和无形的审美绑架,对女性的摧残可见一斑。


美国传奇超模 Carmen Dell' Orefice 生于1931年,今年87岁,仍活跃T台。2009年,78岁高龄的她在伦敦时装周上走秀,即使年华老去,她的美丽依旧无可置疑。



另一位超模Winnie Harlow是世界上唯一一位患有白癜风的超模,她也因此被称为“奶牛”超模。


她反对时尚圈崇尚的病态瘦,反对极度伤身的节食法,每一张照片都震撼、健美而富有生命力,透露出无比的乐观和自信。


今年7月18日, 法国“我们是52”组织在巴黎地铁贴出未经修图的女性比基尼照片,照片里的人年龄、种族、身材都不一样,但人人散发着自信大方的魅力。


活动想传达出这样的信息:“美是多样的,女性的身材不应以广告里修过图的苗条纤细为唯一标准。”


一位法国老太太用近乎哲学的语言告诉记者,她所理解的女性身材之美:


“美国人非常开放,他们的模特有肥胖,年老的,这让人感到欣慰,人人能参与时尚;法国时尚文化就为较美丽的人存在,或许有遗憾,但非常漂亮:两种美学我都赞同。”


仔细想想,一定要将这两种美学分出高下,捧高一个贬低另一个,到底显得狭隘。


前阵子社长跟意大利朋友聊天,她嫌弃自己变胖了许多,还说,很多意大利人都很喜欢锻炼身体,包括她也是。


我问她,在意大利,身材不好的人会被排斥、被瞧不起吗?


她的回答是,在意大利也有很多胖子,完全没问题啊。最重要的事情,是照顾好你自己。


“要是你喜欢锻炼身体,是好的。要是你不喜欢锻炼身体,也是好的。”


“你自己决定,你想当瘦子还是胖子。”


《奇葩说》中有一期辩题是“整容会帮你成为人生赢家吗?”


蔡康永在总结陈词时说道:“想要成为人生赢家的人,是把人生当做战场的人,整形我不知道能不能使人成为人生赢家,但我认为它是重要的武器。把人生当做战场的人,让他整形,给他武器,因为他想赢。”


如果整容能让你变得美丽自信,有好的作用,那整容就是你的武器。


要是你不喜欢整容,也是OK的,没有人能替你决定,什么样的样貌和身材是你应该喜欢的。


村上春树曾说:“要自信,只要自信就无所畏惧。”


给文章点个赞吧,你不必怀疑自己丑,但若你不满,也有选择美的权利。


只是社长希望选择外力帮助的男生女生们,整容不必趁早,别盲目跟风,也记得做好风险把控。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