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18/0914/00/57874307_786630899.shtml “老公出轨,我却被骂惨”:世界上最毒婚姻是什么样?

   

“老公出轨,我却被骂惨”:世界上最毒婚姻是什么样?

2018-09-14  心理咨询...

“你听过最颠覆三观的一句话或者一件事是什么?”


前两天,朋友问了我这个问题。


我竟一时答不上来。


于是,我拿这个问题去采访了一下周围的人,得到了几个令我惊讶的答案。


 
 

“老公出轨,我却被骂?”



1.  “一个巴掌拍不响。”


林林说,偶然一次看到她老公的手机,才发现对方竟然一直在出轨。而且是长期性频繁出轨——一次性约炮、长期炮友都有。


心痛之后,林林找自己妈妈倾诉。


而林林母亲告诉她:一个巴掌拍不响,你也要多反省自己。


“老公出轨,我竟然被骂?”惊讶、愤怒,林林对此嗤之以鼻、不可理喻。



2. “天下男人都好色,女人各个都风骚。”


CC说,某次刷快手,看到一个女生在喊麦,歌词颠覆三观:

 
 
 

都8012年了,竟然还有这种言论?!



3. “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


兔子小姐说,最听不得别人劝和。


刚结婚——“你们还没磨合好呢怎么就想着离婚了呢,抓紧时间生个孩子,有了孩子就好了。


孩子都有了你还离婚?那他可就是单亲了啊,对小孩影响很大的,你怎么那么狠心呢,不能离。


孩子都这么大了你还要离婚?这么大岁数说出去让人笑话。反正这么多年都忍了再忍忍也就过去了,老夫老妻干嘛要走到这一步呢。


很多人在所谓朋友亲戚的劝说下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了一辈子,而这样劝她的那些人,我觉得这样不是关心,是真的坏。


石头没有砸在他们的脚上,他们永远不知道别人的痛处。


 
 



4. “天下哪有不爱自己孩子的父母,父母做什么都是为你好。”


总有人会说:

没有他,哪有你?看在他生你养你的份上,就别和他计较了。他再怎么不好,毕竟是你的父母,你做女儿的不能顶嘴。

丹丹说:“凭什么?不是所有的父母都是好父母。

 
 


我们看到别人的三观,会觉得不可理喻:为什么有的人的思想,可以有那么大的偏差?


三观,好像是一个很玄妙的东西。


当两个人分手时,可以说:我们三观不合。当你找到一个志同道合的人时,发现遇到了另一个自己,于是又把它解释为三观一致。


父母总说,三岁看大,七岁看老。


老师说,一个人的三观,在形成之后,就决定了一个人的一生。


可是心理学家却说,世间没有绝对改变不了的三观和人生。



 
 

臣服于自己的懦弱?

不,我醒了。


我的一个朋友D,在1年前,还是一个情感中的失败者。


除了我,她几乎没有贴心的朋友,没有人际关系。她会把所有的依赖都倾注在一段感情中。明明是一个优秀的女人,但她身边站着的男人却总是大家眼里的“烂桃花”。


当我开始质疑她的眼光时,她告诉我,“对方不如我,我才能够掌控一段感情,不用担心被抛下。


可每一次剧情都转变,她就从高冷的被追求者,变成那个跪舔爱情、一次次降低自己底线的疯女人。


而1年后我再见到她时,我惊讶于她自身的改变。


她完全变了——从一个软弱、依附于人的小女人,变成了一个敢于面对世界的大女人。


“一个人的强大,是从内心开始的。”


当她对我说这句话时,我简直不敢相信。


当知道她在半年前开始学习心理学时,我就不太奇怪了。


 
 


在经历了自我审视后,D说,在那些感情中,她看到那个曾经胆小的自己。


“担心惶恐,哭泣懦弱,委屈求全,用自己弱小的身躯每次去苦苦挽留,就算有拳头落下来,我也去迎接,以为那样就可以让对方留在我身边。那个惊恐的孩子,又像是一个孤单的少女,害怕冲突,每一次冲突都认为是自己的错,渐渐迷失自己,忘记了自己需要什么。


关于三观,其实有一个解释:世界上就是三种人。


第一种人是世俗化的人。他们可以一直很快乐的抓住一些享受、或者按部就班地活下去,他们遇到问题不会解决,就转移。


第二种人是理想主义者。他们试图创造出一个人工的现实,比如孔子的知其不可而为之。


第三种人是非世俗化的人。他们学会了面对,学会了用造物者的视角、用人性的视角、用生存的视角看世界,他们要经历像炼狱一样的情绪的折磨,最终可以忍受黑暗和接受现实。


D曾经是第一种人,臣服于自己的懦弱;

可后来成为了第三种,接受所有的黑暗。

从一个睡着的人,变成了一个真正醒来的人。

 

 


 
 

所有的命中注定,

都有规律可循。


如果用一句话来形容三观的真相,那就是“透过现象看本质”


那么我们为什么要看本质呢?


就像我们去看病,同样是头疼脑热,有的是发烧,有的可能会被确诊是癌症。只有知道问题的根本,我们才能有最针对性的办法解决问题。


有人曾经说,心理学是一门看穿本质的科学。


比如现在我们在大街上看到一对夫妻吵架。


在你没学心理学之前,你看到的,两个人撕逼。


但学了心理学,你可能就会看到不同的东西,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我们看到的不光是行动,而是一个人的表层情绪下的深层情绪,这就用到了情感依恋理论


由一个人的深层情绪,我们就了解到他的脆弱层被触碰了,他是在用保护层来防御,这就涉及到了我们的自我分层理论


那么当我们听到一个人的话语的时候,我们就可以知道他的三观是什么,而三观之后掩藏的,是一个在脆弱层所不能承受的三无时刻的痛苦。


我们还可以看到一个人说的话的套路是由人格能力决定的,而一个人所谓的命运是由他的生命发展周期与情感发展周期所决定的。


到目前为止,我们好像对人性有很深的洞察了,但问题出来了,那么到底爱是什么?


为什么两个相爱的人就是无法有善终?

为什么我总是爱上不该爱的人?

我到底应该怎么选择?放弃还是继续?


这些问题,其实都有内在的规律和发展轨迹。


 
 


 

经历过脆弱相对,

才有醒来的可能。


一个人的三观,其实说白了,就是面对事情的态度、看法和选择。


在人生的道路上,你会面对很多的选择,而一个人的三观,其实是由“真我层—脆弱层—保护层”三个自我层的相互作用所构成的。


这就会帮我们构成了对一个人的灵魂的描述。


我们的一个学员苗苗,曾经这样刻画自己的灵魂——


在保护层:“我带着面具生活,是一个人人艳羡的女人,婚姻幸福,家庭美满,工作顺利。”


在脆弱层:“因为我在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中长大,这些经历形成我的三观是:我是被抛弃的,我应该被爱。我找了一个自己完全不爱的男人结婚,只是因为他爱我。理由很简单,我觉得他爱我,所以他会无限宠爱我,被爱就不会被抛弃。


在真我层:“我渴望被爱,也渴望爱人,渴望真实地生活。”


苗苗说,“在人生的前35年里,我一直混混沌沌,凭感觉在渡过每一天。但是在接触过心理学后,我才发现——所有看似极度复杂的人心和人性,其实都有迹可循。看似盲目的爱情和婚姻,其实也是有其内在的道和术。


后来的苗苗,在经历过心理学的洗礼后,成为了一个“醒来的人”。


——她选择了离婚,离开了那个自己不爱的人,并且找到了另一份真正的爱情和幸福。


这样的女人,不会将自己打造为不需要男人的铁娘子,也不会让自己变成柔弱无力的依赖者,她们清楚自己的价值,相信自己的价值,可以长袖善舞般地与对方创造出有起伏、有情趣、有惊喜的亲密关系,她们是关系的缔造者、推动者和享受者。


一个拥有完整三观、可以实实在在感受幸福的人。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