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18/0929/19/57987571_790764369.shtml “围城”里的交通要地-汉中 | Booker不客

   

“围城”里的交通要地-汉中 | Booker不客

2018-09-29  Booker不客
 

诸葛亮曾在隆中勾画出三分天下,北伐中原的宏伟蓝图。当时,他年仅二十七岁。


公元228年春,诸葛亮进军汉中,与司马懿对峙,开始了漫漫北伐路。这时的诸葛亮已经年过半百,“克复中原”的计划由提出到实施,也已经过去整整二十年。


 

在汉中屯兵的八年间,诸葛亮利用汉中有利地势,六出祁山,北伐中原。度过了他一生最为呕心沥血的岁月。


 

公元234年,汉室尚未恢复,诸葛亮病逝于五丈原。几年后,钟会大破汉中,魏军攻陷益州。蜀汉灭亡

然而,汉朝也曾因为汉中走上历史舞台。今天,就让我们来梳理历史人物在汉中的得失,分析汉中发展的利弊与出路


 大汉故地


就在蜀汉灭亡的四百年前,鸿门宴计杀刘邦未能如愿的项羽,认为汉中边远贫瘠,便把刘邦打发到汉中。《史记》记载,原本刘邦自己对汉中这块封地并不满意,但谋士萧何劝慰刘邦说“汉中,语曰天汉,其称甚美”。


 

于是刘邦欣然受封“汉中王”,在汉中韬光养晦,采用张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策略,拜韩信为大将,突袭拿下三秦之地,开辟了一代霸业。为表自己起家于汉中,刘邦立国号为“汉”。


 残破的古栈道

 被边缘


如今的汉中,鼓角争鸣已然远去。虽然以陕南第一大城市的头衔占据区域经济高地,但放眼全省,其经济总量仍然不敌榆林、咸阳等城市,在2017年经济排名中,仅仅位列第六


 

原本作为陕西第二大城市,两汉故地,三国要冲的汉中,当前由于种种原因已被严重边缘化,多年来未能实现陕南“率先突破”。


 自然“围城”


很多来往于河西走廊和关中平原的人,往往很难注意到这座秦岭南麓的城市,巨大的秦岭横亘中间,阻隔了它北通中原富庶之地的机会

 
 
一般意义上的秦岭仅限于陕西省南部、渭河与汉江之间的山地,东以灞河与丹江河谷为界,西止于嘉陵江。而广义上的秦岭,西起甘肃省临潭县北部的白石山,向东在陕西与河南交界处分为三支,北支为崤山,中支为熊耳山,南支为伏牛山。长约1600多千米,主峰太白山海拔3771.2米。


而南部的大巴山又垄断了其通往天府之国四川的交通要道,秦巴山脉的南北阻隔,汉中由此形成相对封闭的平原、山间盆地。


 

嘉陵江上游流经汉中西南,汉江一路向东流出汉中,给与世隔绝的汉中带来通向外部的一线生机,可惜两江在汉中都处于源头和上游阶段,河床较窄、江水湍急,行船能力十分有限,航运价值不大。这无意间又关上了汉中的东西大门。使其在过去的两千多年始终处于良田美池,鸡犬相闻的相对封闭状态。


 

有人说,汉中历来处在一个尴尬的地理和行政区划中,地理上本应该亲近四川,却在行政上划分给了陕西西安对其鞭长莫及的同时,自身也游离在成都辐射之外的窘境

“而成本最低的解决方案是改变行政区划,将汉中重新划归四川省。”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甚至提出这样的解决方案。


 省际与周边经济的中心


这种方案显然没能真正洞察汉中优势。虽然身处自然“围城”,但如果我们将视野延展扩大,汉中有着其它城市无法媲美的优势,地处于陕西西南、甘肃东南、四川北部,位置适中的汉中,成为三省交汇地带,三省人员往来,货物流通,汉中都是便捷通道的不二选择。


 

而区域经济的发展,又给汉中打开了另一片天地。2009年批复的“关中-天水经济区”,经过近十年的发展,已经成为带动西北经济发展的强大引擎,其巨大辐射功能,自北向南翻越高大的秦岭,打破了阻碍汉中发展的自然屏障,将汉中融入西北大区域的发展


 关中-天水经济区,其范围包括陕西省的关中平原地区及甘肃省天水市,共六市一区(杨凌示范区)。是一个以大西安(含咸阳)为中心城市,宝鸡为副中心城市,天水、渭南、铜川、商洛、杨凌、庆阳、平凉、陇南等为次核心城市的区域经济圈。(图为核心城市西安)


而曾经的天府之国成都,也与重庆两雄并峙,成为整个大西南的领头羊,其辐射区域被人们成为“成渝经济区”,汉中虽位于其北部,仍能感受到“成渝经济区”穿透大巴山脉所带来的经济辐射。


 

如此一来,汉中便处于关中-天水和成渝两大经济区的交汇地带,成为连通两大经济区的桥梁,甚至扮演着沟通西北、西南和东部的枢纽地位,与两大经济区一道,直接或间接辐射多半个中国


 高铁突围


有足够的机遇,从“围城”中走出去,还得靠自己。秦巴山脉挡住了人们走出大山的道路,人们就从交通着手,尝试突围

2017年12月6日,一列满载乘客的列车以250千米/小时的速度从西安北站出发,跨越秦岭,穿过汉中,最终抵达成都东站,这标志着历时5年建设,全长658千米的我国首条穿越秦岭的高铁西成高铁全线开通,从此,汉中通往外部世界的距离被大大拉近。


 

而改变汉中面貌,早已经不止于一条高铁的开通。作为西北进入西南的节点城市,汉中与甘肃合作,规划2019年开工建设兰汉高铁,这条起于兰州,经过510公里到达汉中的大动脉,预计2023年全线通车。到那时,西成高铁与兰汉高铁将疾驰三省大地,穿越陇原大地,关中平原,四川盆地,跨越秦巴山脉,最终汇合在古老的汉中。与西汉高速、十天高速交相辉映,一改汉中边缘旧识,助力这座城市一跃成为西部交通中心


 


 人文、自然与旅游


汉中作为两汉三国故地,曾经人才迭出,在现今日新月异的大城市发展潮流中,汉中独树一帜的历史文化底蕴也让整个城市散发着独特魅力。张良、韩信、诸葛亮、曹操、姜维、李自成等都在汉中留下深深的足迹。汉中诞生了“丝绸之路”外交家张骞,孕育了刚直雄烈的大汉诤臣李固,造纸术的发明者蔡伦也长眠于汉中洋县。


 张骞(前164年―前114年),字子文,汉中郡城固(今陕西省汉中市城固县)人。建元二年,奉汉武帝之命,率领一百多人出使西域,打通了汉朝通往西域的南北道路,即丝绸之路,汉武帝以军功封其为博望侯。司马迁称赞张骞出使西域为“凿空”,意思是“开通大道”


人文气息十足的汉中,也不乏自然的馈赠。北有秦岭、南有大巴山脉两大屏障,寒流不易侵入,潮湿气流不易北上,气候温和湿润、干湿有度,植被丰富多样,尤其以油菜花闻名遐迩。每年春天,盛开的油菜花与镶嵌其间的麦苗及青山绿水相互掩映,构成汉中盆地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吸引着成千上万纷至沓来的游人驻足观望。


 黄绿相间,油菜花海


两千多年前,刘邦从汉中崛起,最终步视天下,得益于“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智慧。今天,汉中人也能突出自然重围,走向世界。得益于周边的地缘机遇和四通八达的交通,当然,更得益于汉中人开放包容的胸怀


(本文原创,未经同意转载、盗用必究其责。免费转载请联系我们)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