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18/0930/10/44168323_790900324.shtml 最悲伤的九月!10位大师接连辞世!他们走了,他们不会回来了……

   

最悲伤的九月!10位大师接连辞世!他们走了,他们不会回来了……

2018-09-30  大大不吃...
原创: 锐视界出品 锐视界 昨天
                   

给你温度  伴你阅读  视界与众不同

本文由锐视界(rshijie)原创

作者:瞎子阿杰


9月28日晚21时,

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国家一级演员

师胜杰老先生

驾鹤西去了,

享年66岁。



他出身于相声世家,

在父母亲的说学逗唱中耳濡目染,

打下了扎实的相声基本功。

他是侯宝林先生的关门弟子,

31岁便成为侯派传人。


师胜杰与侯宝林


在半个世纪的演艺生涯中,

师胜杰创作了大量脍炙人口的相声名篇。

《我要补课》《婆媳之间》的桥段长盛不衰,

《郝市长》《肝胆相照》等名篇获奖无数。

在文艺工作中,师胜杰承袭了先辈的衣钵,

也让相声这一中国传统艺术发扬光大。


他的离世,让网友在哀叹之余,

不禁回忆起他当年的妙语连珠。



平生壮志三更梦,万里西风一雁哀。


郭德纲的悼文是师胜杰一生的注脚。

就在所有人都在向师胜杰作别之时,

蓦然发现,整个九月噩耗不断。

有太多文艺圈的大师,

在九月离我们而去。



斯人已逝,经典流传。

曾经他们或是为我们带来欢声笑语,

或是为我们带来青春记忆。

今天,就让我们的哀思

随着脑海中的记忆

去往天堂。




 01 


或许是上帝想多听几段相声,

九月,相声界的丧钟不断被敲响。


9月7号,相声名家常宝华去世,

享年88岁。


他是马三立先生的爱徒、

也是师胜杰的老搭档。


常宝华与师胜杰同台表演



他虽年长,

却一生都活得如年轻人一般朝气蓬勃。

一辈子追求相声的传承和创新,

也一辈子致力于相声的弘扬和推广。



九岁登台,

十三岁荧屏首秀,

22岁拜入马三立门下,

76岁荣获“牡丹奖”终身成就奖。

从艺八十载,

作品一百七十余部,

他将自己的一生与相声紧密相连,

也把自己的生命,活得多姿多彩。




 02 


同是9月7号,小提琴演奏家盛中国

因心脏病突发抢救无效离世,

享年77岁。



两三岁时,幼小的盛中国尚不会说话,

便能哼唱父亲拉出来的小提琴曲子。

5岁正式拜父亲为师,学拉小提琴。

天资聪颖的他,7岁就开始登台献艺,

9岁在电台播放演奏作品,

13岁考入中央音乐学院附中,

名震中国音乐界。



在他的琴弓下,

小提琴如泣如诉,

温润婉转的音符

从琴弦流转到听众的耳中,

无数人为之倾倒。


他被誉为“音乐天才”,

是最早在国际上为中国争夺荣誉的音乐家。

他改编的《梁祝》举世闻名,

也成为了中国听众最熟悉的小提琴协奏曲。



直到晚安,年过古稀的他依然活跃在舞台上,

并始终坚持着扶贫助困的公益事业。


“要让左手长在琴上,

让右手的血脉流进弓里。”

这是最贴合他心愿的谢幕方式。


人生如琴,琴声如诉。

当琴声呜咽,听众早已泪流满面。



 03 


凡有井水处,皆听单田芳。


9月11日,著名评书艺术家单田芳

于北京的中日友好医院病逝,

享年84岁。



毫无疑问,他是中国最好的说书人。

对很多人而言,

他是人们对评书的第一印象。

甚至有人说,

“说评书,就应该是单田芳的那种声音。”



单家在曲艺界星光熠熠,

单田芳也自幼跟随父母走南闯北。

闯荡过江湖、经历过战争,

承受了家庭破碎的痛苦,

扛住了文革批斗的打击。

单田芳将惊堂木一拍!

一生的好戏就算说开了。



在那段泛黄的老旧岁月中,

打开收音机,

听到的保准是他的沙哑嗓。


作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继承人,

他让原本没落的评书,

又红火了几十年。

20岁入行,80岁与世长辞,

62载岁月为我们书写了一段“单田芳传奇”。


他去世了,

爷爷的收音机再无用武之地了。




 04 


醇诚真戏骨,酒仙不老翁。


9月15日,

那个好玩、好吃、好逗乐的老爷子、

著名话剧表演艺术家朱旭

因肺癌病逝于北京,

享年88岁。



几十年的时光,

朱旭在话剧舞台和荧幕上

塑造了数不清的经典角色。

在一代代观众们的心目中,

他是最好的“父亲和爷爷”的形象。



舞台上,他凭借入木三分的演技与观众结缘;

生活中,他用洒脱真我的性情和世人交流。


演了一辈子戏的朱旭,

在今年的最后一次发布会上公开露面时,

被人问及是否还能演戏。


年近90的老爷子听到“演戏”二字,

一时间精神抖擞。

他颤颤巍巍地拿着麦克风,

用尽了气力说道:

“人还在,心就不死!

我有这心,就永远不会谢幕!”



他走了,一生的表演事业也随之落幕。

但他塑造的角色形象

依旧鲜活地烙印在观众们的心里,

属于他的那出好戏,

永远都不会散场。




 05 


“爸爸?”

“哎!”

“太阳出来月亮回家了吗?”

“对啦!”

“星星出来太阳去哪里啦?”

“他回家啦。”


9月19日上午,

蒙古族歌唱家布仁巴雅尔突发心梗,

在呼伦贝尔去世,享年58岁。



他是“吉祥三宝”一家的“父亲”,

也是《吉祥三宝》这首歌的创作者。



2006年,布仁巴雅尔携妻子和侄女

登上春晚的舞台。

《吉祥三宝》那简单易懂的歌词

加上轻快明晰的旋律,

在春晚唱响之后很快红遍大江南北。


2006年春晚表演曲目《吉祥三宝》


他生前,始终坚持传承蒙古族民乐,

致力于草原的生态保护,

多年来随着国家的演出团体前往海外演出,

让蒙古族音乐在世界各地广为流传。


这个深爱草原的汉子,

一生都在为草原高歌。



只要草原的草仍在长,

风仍在吹,

雄鹰仍在翱翔,

他的歌声,便永不止息。


“太阳就是爸爸,

他回家啦,

爸爸也去往天堂了。”




 06 


9月28日早上,知名摇滚歌手臧天朔

因罹患肝癌,于北京302医院去世,

享年54岁。



臧天朔的一生,

赞誉和非议如影随形。

他是中国摇滚音乐的奠基人,

也是一个江湖气浓重的“社会大哥”。



1988年就发行了摇滚唱片《冲入禁区》,

创作了后来红遍大江南北的《朋友》。

这首歌,成了全中国人民最耳熟能详的经典,

无数人从中唱出了兄弟情义的豪情万丈,

无数人从中听出了江湖道义的侠肝义胆。



他上过巅峰,也跌入过谷底。

央视献过艺,监狱里坐过牢。

他对朋友仗义,对音乐痴迷。

经历过江湖风雨,

他出狱后选择修身养性。



一颗唱摇滚的心开始唱《大悲咒》,

看断刀剑纷争后开始淡出世俗红尘。

只可惜,病魔没能让他潜心修悟,

让这首《朋友》,

过早地成为了千古绝唱……


朋友啊朋友,你可曾记起了我?

如果你正享受幸福,请你忘记我!



到了月末,朋友圈又开始老套路刷屏:

九月已经过去,十月请对我好一点。



然而,在即将过去的九月里,

这几位文艺界大师

再也不会回到我们身边了。



那数不尽的欢声笑语,

听不腻的熟悉旋律,

道不尽的传奇故事,

从此变成了记忆中的经典桥段,

等待时间为它们蒙上泛黄的色彩。



突然想起海子的那首名为《九月》的诗歌:


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

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

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

我把这远方的远归还草原

一个叫马头 一个叫马尾

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

远方只有在死亡中凝聚野花一片

明月如镜高悬草原映照千年岁月

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

只身打马过草原。


十月无法再善待他们,

但愿我们能始终缅怀他们。


一路走好!




读史读今读世界,品人阅世赏风情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