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18/1002/07/16534268_791313117.shtml 临终托孤:历史上五大顾命大臣的最终命运!

   

临终托孤:历史上五大顾命大臣的最终命运!

2018-10-02  茂林之家
临终托孤:历史上五大顾命大臣的最终命运!


顾命一词来自《尚书·顾命》篇,该书记载了周成王病重召见几位大臣,顾命他们辅佐其儿子康王嗣位的过程。是对成王驾崩、康王即位时,宗庙内兵卫陈设的记述。

顾命大臣代替皇帝执掌朝政,在朝中权高势大、说一不二,甚而能决定皇帝的废立。然而,“无限风光在险峰”,风光与风险往往是相伴相生的。透过“顾命大臣”的表面风光,我们可以看到,这其实是个险活儿,甚至是个玩命的活儿。

一、中国第一位顾命大臣:周公旦

周公旦,周文王之四子,周武王之弟,被尊为儒学奠基人,孔子一生最崇敬的古代圣人之一。因周文王在世封他的采邑在周(今陕西宝鸡东北),称为周公。

当时周公、召公、太公同心协力辅政,而周公的地位要比召公和太公更高,他作为冢宰,百官都听命于他。武王临终前愿意把王位传给有德有才的姬旦,并且说这事不须占卜,可以当面决定。姬旦涕泣不止,不肯接受。

周武王于是把年幼的儿子姬诵和军国大事托付了周公;“我子即你子,希望你辅佐他治理天下”。据说,成王即位时年仅十三岁,而另一种说法则是年幼的成王需要在周公的背负下接受诸候和大臣的朝见。

然而,受封在东方监视武庚的管叔和蔡叔,对周公摄政很不满。按照兄弟间排行,管叔行三,周公排四,管叔是兄,周公是弟,不论是继位,还是摄政,管叔都比周公有优先权。所以管叔不服。蔡叔虽然行五,但他的态度支持管叔。他们散布谣言,说周公“将不利于孺子(成王)”,想谋害成王,篡夺他的王位。

灭商后的第三年,管叔、蔡叔鼓动商朝旧势力的代表、封于豳的武庚禄父一同起来反对周公,发动叛乱。响应的有东方的徐、奄、淮夷等几十个原来同殷商关系密切的大小方国。

周公临危不乱。他首先稳定内部,保持团结,说服太公望和召公。他说:“我之所以不回避困难形势而主持政务,是担心天下背叛周朝。否则我无颜回报太王、季王、文王。三王忧劳天下已经很久了,而今才有所成就。武王过早地离开了我们,成王又如此年幼,我是为了成就周王朝才这么做的。”

周公统一了内部意见之后。第二年举行东征。结果周公东征平定三叔之乱,灭五十国,奠定东南,武庚、管叔被杀,蔡叔被流放。蔡叔死了以后,他的儿子胡品德高尚,为人善良,和他的父亲大不一样。周公听到之后,便提拔他作鲁国卿士。胡把鲁国治理得很好,周公又把他封到新蔡。为了加强对东方的统治,周公奉成王之命负责营建洛邑的工作。洛邑建成后,成王亲自来到洛邑王城,大会天下诸侯和四夷君长,并将跟随武庚叛乱的殷遗民迁进成周,以便控制。

周公无微不至地关怀年幼的成王,有一次,成王病得厉害,周公很焦急,就剪了自己的指甲沉到大河里,对河神祈祷说:"今成王还不懂事,有什么错都是我的。如果要死,就让我死吧。"成王果然病好了。

周公摄政七年后,成王已经长大成人,于是周公归政于成王,自己回到大臣的位子。后来,有人在成王面前进谗言,周公害怕了,就逃到楚地躲避,而不是逃到其子秉政的鲁国。不久,成王翻阅库府中收藏的文书,发现在自己生病时周公的祷辞,为周公忠心为国的品质感动得流下眼泪,立即派人将周公迎回来。

周公旦,善终。

临终托孤:历史上五大顾命大臣的最终命运!


二、汉武帝的顾命团队:霍光、金日磾、上官桀、桑弘羊

汉武帝临死前传位给他的小儿子刘弗陵,刘弗陵才8岁,汉武帝指派霍光和金日磾、上官桀、桑弘羊等人辅佐刘弗陵,掌权的是霍光。

霍光辅政以来,首先和同时辅政的上官桀、桑弘羊以及汉武帝之子、燕王刘旦,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斗争。

上官桀为了谋取汉朝的最高权力,依附于昭帝之姊盍长公主。他首先巴结公主之近幸丁外人,极力为丁外人求官进爵,得到公主的宠幸,与丁外人、公主等结成死党,而后进一步通过公主,将其年幼的孙女送入宫中,封为婕妤,意欲通过公主和孙女,来取代霍光与昭帝的地位。

而燕王刘旦,则因长于昭帝而不得嗣立,心怀不满;另一位辅政大臣、御史大夫桑弘羊认为在汉武帝时期制定过盐铁专营的政策,使国家富强起来,功劳莫与之比,不甘居于霍光之下,遂产生了推翻现政权,由他与上官桀来主政的欲念,与燕王刘旦勾结起来。

这就形成以长公主和燕王刘旦为首的两股政治势力。他们估计到依靠各自的势力还不足以推翻汉昭帝,只好暂时联合。按照上官桀的计划,要先利用燕王刘旦的身份,发动政变,在政变成功之后,再除去燕王旦,由他来掌握朝政。这个暂时联合起来的政治集团,自然要把矛头首先指向阻碍他们夺取政权的霍光。

昭帝始元六年(前80年),上官桀、燕王旦等人加紧了政变的准备工作。燕王刘旦将夺取帝位的赌注压在上官桀身上,前后派遣十多人,带了大批金银珠宝,贿赂长公主、上官桀、桑弘羊等人,以求支持他夺取帝位。

他们袭用“清君侧”的故伎,令人以燕王旦的名义上书昭帝,捏造说:霍光正在检阅京都兵备,京都附近道路已经戒严;霍光将被匈奴扣留19年的苏武召还京都,任为典属国,意欲借取匈奴兵力;霍光擅自调动所属兵力。

所有这些,是为推翻昭帝,自立为帝。上官桀企图等到霍光外出休假时,将这封奏章送到昭帝手中,而后再由他按照奏章内容来宣布霍光的“罪状”,由桑弘羊组织朝臣共同胁迫霍光退位,从而废掉汉昭帝。

他们没有想到,当燕王刘旦的书信到达汉昭帝的手中后,就被汉昭帝扣压在那里,不予理睬。次日早朝,霍光上朝,也已得知上官桀的举动。昭帝十分平静,果断地说:“我知道那封书信是在造谣诽谤,你是没有罪的”;“如果你要调动所属兵力,时间用不了十天,燕王刘旦远在外地,怎么能够知道呢!”“况且,你如果真的要推翻我,那也无须如此大动干戈!”

上官桀等人的阴谋被十四岁的昭帝一语揭穿,所有在朝大臣对昭帝如此聪明善断无不表示惊叹,霍光的辅政地位得到了稳固。

上官桀等人的阴谋被揭穿之后,就干脆赤膊上阵,准备发动武装政变。他们计划,由长公主设宴请霍光,命埋伏的兵士将霍光杀掉,废除汉昭帝。就在这危急关头,长公主门下一名管理稻田租税的官员将上官桀等人的阴谋向大司农杨敞(司马迁之婿)告发,杨敞转告了谏大夫杜延年,于是昭帝、霍光掌握了上官桀等人的武装政变计划,遂在这一政变未发动之前,就先发制人,将上官桀、桑弘羊等主谋政变的大臣统统逮捕,诛灭了他们的家族。

长公主、燕王刘旦自知不得赦免,遂先后自杀身亡。这场由上官桀发动的政变最后被霍光粉碎了。九岁的上官皇后因为年纪幼小,又是霍光的外孙女,所以未被废黜。此后,不但霍光权倾朝野,其儿子、女婿、弟弟也纷纷担任要职,霍氏势力达到高峰。

公元前74年,昭帝病逝,因为他没有儿子,霍光拥立武帝的孙子刘贺即位。但刘贺因为荒淫无道被废,霍光又立武帝之曾孙刘询,这就是汉宣帝。

宣帝深知霍光家族在朝中的势力尊盛日久,内不能善,所以在其继位之初,当霍光表示归政时,宣帝谦让不受。霍光遂继续把持朝政,群臣凡事先请示霍光,然后再向宣帝报告。霍光每次入朝拜见时,宣帝内严惮之,若有芒刺在背表面上却作出虚己敛容,礼下之已甚的姿态。即便如此,仍无可避免地与霍氏家族发生了冲突。

霍光夫人意欲将其小女立为皇后,以进一步控制皇帝。群臣阿附霍光,也建议宣帝纳霍女为后。宣帝不忘旧义,坚持立许氏为皇后,这便引起了霍氏家族的不满。霍妻竟趁许后临产之机,指使女医官将其毒死,然后由霍光施加压力,将霍女立为皇后。宣帝对许后之死虽然心怀疑虑,但迫于形势,对霍皇后也只好作出宠爱的样子。

地节二年(公元前68年)霍光病卒后,宣帝开始亲政。霍氏不甘心权势被削,遂密谋借机杀平恩侯许广汉和丞相等人,再以太后名义下诏废掉宣帝。不料阴谋败露,霍云、霍山自杀,霍禹等人皆腰斩、弃市,霍皇后被废处昭台宫。与霍氏相连坐诛灭者数千家。

宣帝虽然诛灭了霍氏,但在施政方针上与霍光并无分歧,基本上延续了昭帝时期 轻徭薄赋、与民休息的统治政策,并多次减免全国或部分地区的租赋。

霍光辅政昭帝和宣帝时期,实行的一系列政治、经济措施,使武帝末年的社会矛盾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缓解,西汉王朝上又出现了几十年的兴盛景象,历史上习惯称这一时期为“昭宣中兴”。

霍光执掌朝政近20年,功远大于过。因他执政期间曾行皇帝废立之事,并能保持臣节,故后世大臣欲行废立,皆曰:缘霍光之故事,由是名震历代。善终。

金日磾早亡,善终。

上官桀为亲朋求官不成,谋反,欲当皇帝,事败,被灭门。

桑弘羊参与上官桀谋反,被杀。

临终托孤:历史上五大顾命大臣的最终命运!


三、三国时期顾命大臣:诸葛亮;诸葛恪;曹爽、司马懿

刘备在与东吴的大战失败后,在白帝城病危,将诸葛亮召到白帝城,将儿子也就是后主刘禅托付给诸葛亮,并称如果刘禅不行,诸葛亮可以取而代之。

刘禅其实当时并不在场,而刘备在托孤现场的言行就完全是针对诸葛亮和李严、赵云等人的,充满了政治上的诡诈。先主泣曰:“君才十倍曹丕,必能安邦定国,终定大事。若嗣子可辅,则辅之;如其不才,君可自为成都之主。”

短短几句,直接给所有在场之人提出并且确定了诸葛亮日后的政治地位问题。

刘禅即位,时年17。诸葛亮南征北战,七擒孟获,六出祁山,鞠躬尽瘁,命丧军帐。

诸葛恪,字元逊,吴大将军诸葛瑾长子,蜀丞相诸葛亮之侄。从小就以神童著称,深受孙权赏识,弱冠拜骑都尉。

诸葛恪的父亲诸葛瑾面孔狭长像驴的面孔。一天,孙权召集大臣们,差人牵一头驴来,在驴的脸上挂一个长标签,写上:诸葛子瑜。诸葛恪跪下来说:“乞求给我一只笔增加两个字。”于是任凭给他笔。诸葛恪接下去写了:“之驴。”在场的人都笑了。于是孙权就把这头驴赐给了诸葛恪。

东吴名将陆逊病故,诸葛恪领其兵,为大将军,主管长江上游军事。孙权临终前为托孤大臣之首。孙亮10岁继位。诸葛恪掌握吴国军政大权,初期革新政治,并率军抗魏取得东兴大捷,颇孚众望。此后诸葛恪开始轻敌,大举兴兵伐魏,惨遭新城之败。回军后为掩饰过错,更加独断专权。后被孙綝联合孙亮设计杀害,被夷灭三族。后孙綝废孙亮,立孙休;孙休杀孙綝,并为诸葛恪平反。

曹爽,字昭伯,三国时期曹魏宗室,大司马曹真之子,曹操族孙。曹魏景初三年(239年),魏明帝曹睿病重,任命曹爽为大将军,假节钺,都督中外诸军事,录尚书事;将太子曹芳交托给曹爽和司马懿,命令二人共同辅助年仅八岁的少主。

曹芳继位后,加曹爽侍中,改封武安侯,食邑一万二千户,赐剑履上殿,入朝不趋,赞拜不名,与司马懿各统精兵三千人,共执朝政。后曹爽听从亲信丁谧的计谋,尊司马懿为太傅,乘机削去司马懿的军权。曹爽兄弟“专擅朝政,兄弟并掌禁兵,多树亲党,屡改制度”。

由于司马懿渐渐被架空,很多政事司马懿都不能参与,于是称病回避曹爽,韬光养晦等待良机。正始十年(249年)正月甲午(初六)日(2月5日),曹芳与曹爽三兄弟往高平陵拜祭魏明帝。司马懿在洛阳发动高平陵政变,入永宁宫向素来与曹爽不睦的郭太后上奏,称曹爽兄弟败乱国典、擅权营私,遂奉太后上奏天子请求意旨罢废曹爽,与蒋济等占据洛水浮桥,关闭洛阳城门。曹爽不从“智囊”桓范之计,被司马懿诱劝放弃权力;返回洛阳后不久,被冠以谋反罪屠灭三族。

司马懿善终,开创西晋基业。

临终托孤:历史上五大顾命大臣的最终命运!


四、唐太宗的顾命团队:长孙无忌、褚遂良

长孙无忌,长孙皇后的兄弟,皇太子李治的舅舅,李世民最信任的亲信,朝中最有影响力的实权人物,对唐太宗父子忠心耿耿。贞观十七年,图功臣二十四人于凌烟阁,长孙无忌居第一。

褚遂良,初唐四大书法家之一,是唐太宗信任、佩服的爱臣魏征举荐的,为人正直、忠义。他任谏议大夫时,兼起居事,专门记载皇帝的一言一行。《唐书》记载说,有一次李世民问褚遂良:“你记的那些东西,皇帝本人可以看吗?”

褚遂良回答说:“今天所以设立起居之职,就是古时的左右史官,善恶必记,以使皇帝不犯过错。我是没有听过做皇帝的自己要看这些东西。”李世民又问:“我如果有不好的地方,你一定要记下来吗?”褚遂良回答说:“我的职务就是这样的,所以您的一举一动,都是要写下来的。”可见褚遂良的忠贞和鲠直。

唐太宗在辽东战役后,感叹魏征去世早,想起褚遂良的谏阻,对他更加钦佩重用,在贞观二十二年任命褚遂良为宰相。唐太宗是把他作为魏征的接班人看待,他在朝中没有结党,一心为公。从历史发展看,唐太宗的眼光是准确的,褚遂良也无愧唐太宗对他的信任。

贞观二十三年,唐太宗病重,让人把长孙无忌诏入宫中。他躺在床上,用手抚摸着长孙无忌的额头,长孙无忌痛哭不已,唐太宗也悲伤不能言语,让长孙无忌先退出,随后诏令长孙无忌和褚遂良再次入宫,唐太宗对两人说:“我把后事托付你们,太子仁孝,这是你们知道的,要好好辅导他!”对太子说:“有长孙无忌和褚遂良在,你就不用担心国家。”又对褚遂良说:“长孙无忌忠于我,我有天下,他出了很多力,我死后不要让小人谗言离间他,”接着让褚遂良草拟遗诏。

唐太宗托孤不久去世后,长孙无忌和褚遂良辅佐太子即位。

唐高宗李治21岁即位,按说有无顾命大臣,完全可以执掌江山,他却为皇后武则天所控制,差一点断送了祖业。可以说,李治是最不听顾命大臣建议的皇帝;长孙无忌、褚遂良也是历史上最吃力的顾命大臣,且出力不讨好。

唐太宗去世后的朝廷,是以宗室贵戚集团、东宫旧属集团、托孤集团等组成,唐高宗把李勣召回任命为尚书仆射,朝廷各派在永徽元年就开始了矛盾,以司徒荆王李元景、司空吴王李恪为首的宗室贵戚,是在永徽以前控制了司徒、司空权力,也是朝中重要力量。东宫旧属集团除了于志宁、张行成、高季辅由于势力不大没有影响力,新任职的尚书仆射李勣和托孤集团的褚遂良最先被排挤,两人在永徽元年一个被解除尚书仆射职务,一个被外派同州。由此拉开了唐高宗朝廷的政治斗争序幕,一直发展到后来的武则天执政。

唐太宗托孤时,由司徒长孙无忌和中书令褚遂良为顾命大臣,长孙无忌担任了太尉,当时贞观年代著名的军事将领只有程知节、尉迟恭、李勣三人,程、尉二人都不掌权。李勣是执掌军权的重要将领,他和褚遂良被排挤是贵戚集团所为。

褚遂良直到元徽三年才回到朝廷担任吏部尚书,同中书门下三品。元徽四年,宗室贵戚集团被摧毁,司徒荆王、司空吴王和许多公主驸马被镇压。徐王李元礼为司徒,李勣担任了司空,取代荆吴二王任三公。同时褚遂良升任尚书仆射,李勣的亲信兵部尚书崔敦礼担任了侍中,取代张行成、高季辅担任宰相。褚遂良作为顾命大臣的地位才真正得到巩固。

长孙无忌和褚遂良继续执行贞观政策,使永徽时代的唐朝国力继续强盛,他们辅佐唐高宗尽职尽责,一直到武则天开始干政,长孙无忌和褚遂良才被陷害罢免。

就像唐太宗对高宗说的,有这两人你不用担心国事。两位顾命大臣被害后,唐朝几乎亡国,依靠唐太宗的威望和高宗的仁德,得到天下百姓怀念才得以复国。

655年,在是否立武昭仪为皇后的斗争中,褚遂良与另一位元老重臣长孙无忌强烈反对任何废黜王皇后的企图。根据新、旧《唐书·褚遂良传》的记载,高宗召太尉长孙无忌、司空李勣、尚书左仆射于志宁以及褚遂良进官商议废后立后之事。褚遂良发了一通议论,给皇帝泼了一瓢冷水。而他的那种不要命的态度——将官笏放在台阶上,同时也把官帽摘下,叩头以致于流血——更使皇帝大为恼火,让士兵把他强行拉了出去。而坐在皇帝后边的武氏则恨不得立刻将他处死。在关键的时候,善于迎合旨意的李勣却说了一句话:“此乃陛下家事,不合问外人。”这一来既改变了唐王朝的命运,也将褚遂良等人推入了悲剧的深渊。

褚遂良由此被贬为潭州都督,转桂州(今广西桂林)都督。晚年的褚遂良又贬爱州(今越南清化)刺史。这一次是被贬到中国本土以外的河内西南一带。褚遂良在绝望之中,写了一封信给高宗,向他求情诉说自己曾长期为高祖与太宗效劳,最坚决地支持高宗继位等等,结果仍是无济于事。659年,褚遂良在流放之中死去,时年六十三岁。在他死后的两年多时间里,武则天等人还没有放过他,一方面把他的官爵削掉,另一方面把他的子孙后代也流放到他死的地方。直到神龙元年(705),即褚遂良死后四十六年,他得到了平反。

武则天最忌恨长孙无忌,但他不同于褚遂良等,不但是佐命元勋,更是高宗的元舅,要将之搞垮,需要时机。显庆四年(659年),在武则天的授意下,由许敬宗费尽心机,把长孙无忌编织进一桩朋党案,进行恶毒陷害。许敬宗借处理太子洗马韦季方和监察御史李巢朋党案之机,诬奏韦季方与长孙元忌构陷忠臣近戚,要使权归无忌,伺机谋反。唐高宗先是吃惊不信,继而伤心怀疑,命许敬宗再察,然后面对许敬宗足未出户编造的关于韦季方交待与长孙无忌谋反的供词,哭泣道:“舅若果尔,朕决不忍杀之,天下将谓朕何,后世将谓朕何!”许敬宗举汉文帝杀舅父薄昭,天下以为明主之例宽慰高宗,又引“当断不断,反受其乱”的古训,催促其下决心。

唐高宗懦弱昏庸,竟然不与长孙无忌对质(或者他需要不进行对质),就下诏削去了长孙无忌的太尉官职和封邑,流徙黔州,但准许按一品官供给饮食,算是对元舅的照顾,对当年为其争得帝位的报答。长孙无忌的儿子及宗族全被株连,或流或杀。三个月后,高宗又令许敬宗等人复合此案,许敬宗派大理正袁公瑜前往黔州,逼迫长孙无忌自杀,长孙无忌自缢而死。

长孙无忌的结局冤屈而悲惨,但似乎又难以避免。他死保王皇后,反对立武则天,主要原因就是一个:王皇后出身名门(是西魏大将王思政的孙女),而武则天出身低微。不论王皇后,还是长孙无忌,都是一个多世纪以来掌握国家大权的关陇门阀士族的代表,他们关注的是关陇门阀的私利。长孙无忌在辅佐唐高宗时提拔了六名宰相,全部是周、隋大臣之后,关陇门阀成员。这种自魏晋以来门阀政治的残余状态与大唐帝国的繁荣发展是相舛的。到唐高宗上元元年(674年),追复长孙无忌官爵,令其孙长孙元翼袭封,唐文宗开成三年(838年)诏其裔孙钧为猗氏令。靠“浩荡皇恩”才得以为令,这与长孙无忌于唐初的显赫,怎可同日而语。故长孙氏虽然得到平反,但终究是衰落了。长孙家族的兴衰,是与中国中古时期社会历史的发展大势相合的。

五、明穆宗留下的顾命团队:高拱、张居正、高仪

高拱,生于明武宗正德七年十二月十三日(1513年1月19日),出身官宦世家,生而相貌魁伟,自幼颖敏高拱好学。五岁善对偶,八岁日诵数千言。为文雄健开爽,出人意表。年十七乡试夺魁。嘉靖二十年(1541),登进士第,选庶吉士。他由此从政三十余年,共提职十四次。四十五年(1566),以徐阶荐,拜文渊阁大学士,入阁参政。同年十二月,世宗崩,裕王即位,是为穆宗,改年号隆庆。元年(1567)二月,晋少保兼太子太保礼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四月,晋少傅兼太子太傅吏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五月,因与首辅徐阶矛盾,辞官归里。三年(1569)十二月,穆宗召高拱还阁,以原官兼掌吏部事。次年,俺答汗之孙把汗那吉来降,高拱与张居正力排众议,使封贡得以成功,因进少师兼太子太师、尚书、大学士,后进柱国,中极殿大学士。李春芳致仕后,任内阁首辅。六年(1572)正月,加柱国晋中极殿大学士,余官如故。

高仪,高仪为嘉靖二十年(1541年)进士。选庶吉士,授翰林院编修。历侍讲学士,掌南京翰林院,官太常卿。嘉靖四十五年(1566年),官礼部尚书,家中失火,苦无经费重建,遂借住友人家中。后引疾归。隆庆六年(1572年),以高拱推荐,起以故官侍东宫讲读。

张居正,明代政治家,改革家。中国历史上优秀的内阁首辅之一,明代最伟大的政治家。嘉靖二十六年,二十三岁的张居正中二甲第九名进士,授庶吉士。张居正入翰林院学习的时候,内阁中正在进行着一场激烈的政治斗争。当时的内阁大学士只有夏言、严嵩二人,二人争夺首辅职位,结果是夏言为首辅,然后被严嵩进谗接着被杀,严嵩为内阁首辅。但通过几年的冷眼观察,张居正对朝廷的政治腐败和边防废弛有了直观的认识。

1572年,穆宗驾崩,10岁的太子朱翊钧继位,改元“万历”,即明神宗。明穆宗在位时,十分信任张居正,他遗命高拱、张居正、高仪三个大臣辅政。

万历初年,张居正与大宦官冯保联合推倒高拱,成为首辅。由于神宗年幼,于是一切军政大事都由张居正裁决,他“勇于任事,以天下为己任”。从1573年出任内阁首辅开始,以整顿吏治、发展经济、巩固边防等为主要内容,展开了一系列的改革,从而使暮气沉沉的大明王朝,出现了回光返照的最后一抹辉煌。

再说张居正当国十年,所揽之权,是神宗的大权,这是居正效国的需要,但他的当权便是神宗的失位。在权力上,居正和神宗成为对立面。居正的效忠国事,独握大权,在神宗的心里便是一种蔑视主上的表现。这是帝王的逻辑!神宗年间,张居正当政,所有文件都是由内阁批阅,神宗年幼,总想给自己找点事干,但一拿起奏疏,都是张首辅批阅好了的,所有事情照着办就行。万历毕竟十六七岁了,就只有找人玩,找到了身边的太监,太监干什么,他就干什么,太监喝酒,他也喝酒,不过万历喝酒喜欢闹事。神宗八年喝醉后找到一个太监要他给自己唱歌,但那个太监不会唱歌。他闹的事马上就传到了太后那里,太后给他看了一本书叫《霍光传》,霍光曾经干过一件大事,就是废过皇帝,意思就是,如果万历再不听话,就把他废掉。神宗清楚,现在有能力废掉他的,就是张居正,所以由此恨上了张居正。

张居正下场:万历十年六月二十日,居正病逝。死后,神宗为之辍朝,赠上柱国,谥“文忠”。但张居正一切的改革着眼于地主阶级的长远利益,因而不得不在某些方面损害一些官僚、大地主的利益。他死后不久,有些人就开始了肆意的报复和攻击,言官把矛头指向张居正,触动了神宗。神宗态度大变,下令抄张居正的家,并削尽其宫秩,迫夺他生前所赐玺书、四代诰命,以罪状示天下;而且险遭鞭尸。家属饿死的饿死,流放的流放,后万历在舆论的压力下中止进一步的迫害。直到天启二年(1622年),才想起昔日的大功臣张居正,予以复官复荫。

高拱下场:明神宗即位后,高拱以主幼,欲收司礼监之权,还之于内阁。与张居正谋,但张居正在太后前责高拱专恣,致被罢官。明神宗以“专权擅政”罪名,斥逐高拱“回籍闲住,不许停留。”高拱就这样“志不尽舒,才不尽酬”,被罢相归家。归家后,发愤著书立说,著作有《高文襄公集》。万历六年七月二日(1578年8月4日)病,死于家中,享年66岁。葬于县城北部阁老坟村。高拱殁后24年,即万历三十年(1602)四月,神宗为高拱平反,赠太师,谥文襄,荫一子尚宝司司丞。嗣子务观承荫。

高仪下场:高拱被朝廷驱逐,此时正在家养病的高仪,听说大惊,但也无法,唯有终日叹息。很快病情加重,呕血三日,于六月二十三日病故。

高拱、高仪并非同族,出仕前并不相识。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