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18/1010/07/55227432_793443922.shtml 这些人,书读得再多也没用

   

这些人,书读得再多也没用

2018-10-10  封狼居胥山


如今不管什么公共事件一发生,总会引发网民之间的骂战。就算是立场上强弱悬殊,也有人跳出来独辟蹊径自抒高见,站在众人的对立面上“语不惊人死不休”。让人感概如今“杠精”太多,“喷子”都快不够用了。 


 01 


虽然现在网上的“杠精”越来越不受人待见,但在古代,善辩者一直都是正面形象,《三国演义》中的第一号杠精非诸葛亮莫属。三寸舌说服东吴,一番话骂死王朗,这比只会招人骂的网络杠精可强太多了。


诸葛孔明最精彩的辩论成就还是舌战群儒,一个人用言辞战败了东吴群臣。作为读者你可能觉得诸葛亮是古今第一军师,打赢嘴仗不算个啥。但不开上帝视角还原一下书中的情景:想象一下如果你面对一个农村出身、学历不明的年轻人,自比基辛格巴菲特,一开口就要改变世界格局,你会甘心被他忽悠吗?


东吴群臣自然也不甘心,我们都是饱学鸿儒,清谈高手。好好给这小子上一课吧!


最大牌的张昭首先跟诸葛亮谈现状:“你自比管仲、乐毅,刘备没有你那会儿还算一方诸侯,可如今你保着刘备,却丢了荆州混得连地盘都没有了,你还有什么可吹的?”


没想到孔明心态好着呢:“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失利是暂时的,前途是光明的。我们干事业的人,岂能永远一番风顺?胜败乃常事也,不像你们这些砖家只会欺世盗名:坐议立谈,无人可及;临机应变,百无一能。不过是天下的笑柄。


张昭作为东吴元老还知道脸红,赶紧装着去上厕所了。可下面出场这些,就一个不如一个了。


步骘躺坐着不起来,眯着眼嘲笑孔明:“你不过是苏秦张仪之流,只会舌辩的谋士而已。没有立场没有思想光会追热点,随便你们这些键盘侠怎么骂,我就是不在乎,就是不起来!”



孔明直接借坡下驴:“是啊,苏秦张仪还有匡扶人国之谋,比你们这些怕死鬼只会投降好吧,有什么资格嘲笑苏秦张仪之流?”你连键盘侠的道德素质都不如,还有脸指责别人?


接着发言的是薛综,他是个铁杆投降派:“汉室早就不行了,曹公百万大军横扫天下,你们还要抵抗是不识时务!还是投降好,我们要顺应潮流,做精神上的曹魏人!”


这么无耻的嘴脸孔明自然要骂他一通:“夫人生天地间,以忠孝为立身之本。公既为汉臣,则见有不臣之人,当誓共戮之……你还要投降曹操,真是无父无君之人也!”


连狂放不羁的黄药师都明白,忠孝乃大节大义!跟你简直没话说,赶紧闭嘴丫的!


接着是陆绩出场,这家伙从小就偷橘子,被抓住了还撒谎。面对孔明不敢做道德文章,就在出身上找理由:“曹操是相国曹参名门之后,刘备乃是织席贩履之夫。怎么能比呢?你们这些下等人无名无分的,也配来谈论上流社会圈子的事吗?”


拿身份等级来说事,孔明最容易找论据,毕竟大汉王朝的创业史就是最好的例子:“高祖起身亭长,而终有天下;织席贩履,又何足为辱乎?公小儿之见,不足与高士共语!”


曹操老爸靠认太监当干爹才发家的,刘皇叔虽然贫贱,却根正苗红。你们这些肉食者鄙陋,装着上流人干着下流事,还不让劳动人民批评吗?


最后一个出场的是严畯,他批驳孔明强词夺理,均非正论,“请问孔明治何经典?”


别老军事军事的,咱们谈点高级的。你随便说我指点你。



碰上个学院派,动辄公式数据SCI什么的,就想用学问来压倒对手,然而孔明也不是没读过书,不然也写不了流传千古的出师表。只是他对知识有自己的见解。


孔明说:“儒者有君子小人之别, 守公正,斥邪恶,恩泽当世流芳于后世的是君子儒:小人儒只会笔墨文章,笔下千言胸中无一策!”


别扯没用的,戏台就在那儿,你行你上啊!


  02 


话说回来,诸葛孔明舌战群儒,其实也没有多少辩论成分。他此番来东吴的目的是为了说服孙刘联盟抗曹,拽别人下水多少有点心机。那些文臣的观点并非没有道理,学问水平也货真价实,只是道德立场上有亏,才让孔明屡屡抓住把柄。


现实中的辩论跟赛场不同,与知识相比,三观更重要。


当然在现实生活中,高学历辩论起来肯定更有优势。尤其是在早期的互联网上, 那时候用户里高学历者的比例要比现在高得多,普及知识、辩论话题也是他们拿手的事,这其中最有名的博士要算是方舟子了。


方舟子老师科普打假反谣言,自称就没失手过。尤其是后来,他大战韩寒小崔等知名人士,与亿万粉丝论战,轰轰烈烈的场面,确实不落下风。



网络上的辩论甚至延伸到网络之外,方舟子被人打过,也被人告过,却从来没服过软闭过嘴。直到不小心惹了一位带鱼养殖专家,被封了微博才消停一阵。


曾经的互联网上,博士身份代表着科学权威、求真去伪的启蒙者角色,而草根网民往往是无知低俗情绪化的形象。没错,就是那本心理学名著《乌合之众》所批判的对象,不仅总被官方教育,媒体批判,也常常在论战中被高学历人士鄙视,成为舆论事件中的负面形象,趴在道德洼地上翻不了身。


不过近一段时间却有点颠倒了,关于博士的负面新闻频频发生,以前都是博士给网民科普,现在却变成互联网教博士做人。


博士们从专业点评者变成了围观对象,本末倒置,斯文扫地。没办法,谁让有这么多博士蹦出来给自己抹黑了呢?


有品学兼优的精日博士


有出言不逊的相声博士


有高铁占座的无赖博士


到底是博士变坏了还是坏人读博了?生活在象牙塔里接受这么多年知识熏陶,难道与社会脱节到这种程度,连基本的道德常识都忘掉了?


 03 


前一段时间因为涉嫌实验造假,丢人丢到国外去的韩春雨教授近日又被曝光了:录音显示他指示学生代写论文,口气俨然一个假论文行业的圈内老手,诚信商人看来大家可能误会韩教授了,他才不稀罕去骗诺奖,只是有可能把假论文当真论文给发了。


不过把这些事联系到一块,终于能想通前因后果了。在学术造假的氛围下,跟注水猪肉一样的学历,就这样变得经不起检验,道德观自然也一并跟着降级。博士才不是脱离社会,造假钻空子搞灰色收入,瞒上欺下搞圈子,人家一直社会得很,反倒是网友们天真了。


只不过从此以后,那些学问货真价实的博士们再上网科普辟谣,发言讨论,会不会没了底气?在网络上失去了公众形象,难道今后博士们只能以数量取胜了?


虽然我们拥有百万博士,数量世界第一,但与几亿网民相比,只能是“儒战群舌”,靠比声大肯定是不行。


不过话说回来,网络舆论也没那么可怕,方舟子被人骂这么多年不也挺过来了?因为他站在科学立场上求真去伪,任凭你多少个诸葛亮骂出花来我也经得起,虽千万人吾往矣。


当然方舟子老师是主动上网引战,对于那些被动成为网红的博士们,你们可能确实是没时间上网经验太少,要知道网友是无所不能的,比你们经历的那些考核检验要严格得多,什么陈芝麻烂谷子都能扒出来。


所以有错就认错,别弄什么“非主观原因”之类的拗口理由掩饰,毕竟你糊弄了普通群众,糊弄不了同行。该处理就赶紧处理,别让劣币淘汰良币,让遵守规则的老实人寒了心。


古代士大夫可杀不可辱,在传统文化里知识和道德本来就是不可分家。国民一直敬重读书人,所以才希望他们要肩负起道德的大旗,才会为个别博士的丑闻痛心疾首。



 04 


回想起一部老电影《顽主》,里面还有个德育老师赵尧舜,很真诚地想要教化三个后进青年,反倒被他们戏弄一番。


赵尧舜在台上虽然有虚伪的一面,但私下还是很真诚的,很热爱跟年轻人(还包括男青年)交朋友,而且从不以爸爸自居。更可贵的是他还非要跟那些后进青年去较劲,争夺道德高地。



可如今看看这些丑闻中的博士们,谁还抢占道德高地啊?只有屌丝才有这闲心。



来源:老斯基野驶(ID:lsjyeshi)作者:非议斯基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