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18/1010/11/46605876_793507917.shtml 西游中唯一被阉割过的男人:菩萨为何给他胯下来一刀?

   

西游中唯一被阉割过的男人:菩萨为何给他胯下来一刀?

2018-10-10  一张大字报


(蜗牛看西游第213期)


文/牵着蜗牛散步  

 

  


如果要问谁才是最可怜的妖,那一定是青毛狮子精了。


他两次下界,两次被孙悟空暴打,还被文殊菩萨胯下一刀,直接成了妖太监。


乌鸡国的故事其实特简单,国王能力不错,还有点道教背景,并且卡在取经路上。如来觉得该同志可用,就让文殊菩萨去考察他,准备给他个金身罗汉干干。


按理说,这个位置不低了,沙僧跟着唐僧混了十四年,最后不也被封个金身罗汉吗?


但是,按照组织程序,老大又不能直接告诉下面的人,我准备提拔你当某某官,那样的话,显得极没逼格。况且蜗牛在往期文章中分析过了,此事不宜太主动,不然会引起道教同志的警惕。


于是,如来派出组织部长文殊菩萨,让他去实地考察一下。


文殊菩萨接受任务后,化身“犀利哥”,到乌鸡国故意要这要那,还要吃乌鸡。


此时天下大旱,心忧群众的乌鸡国王耐心是有限的,给你一碗饭,你非五常的不吃;给你一块肉,你非啃他鸡的不要。这哪是乞丐,分明是爹啊!


乌鸡国王忍无可忍,叫人把这捣乱分子绑到御水河浸了三天三夜,幸亏六甲神赶来救命,他才逃回西天,不然就死翘翘了。


文殊菩萨为何不独自逃跑?蜗牛在往期文章中已经分析过了,这里不再重复(见文后链接)


文殊回到西天,马上向如来奏了一本,当然,隐去了五常饭、他鸡肉等细节。


如来一听,这死乌鸡居然连组织部长都敢打,这还了得,就同意了文殊菩萨提出的给乌鸡一点厉害尝尝的建议。


谁去惩罚乌鸡国王呢?文殊身份在那里摆着,不方便出面;找别人去,文殊不放心,万一弄死了人,黑锅还得他背。想来想去,任务最终落到坐骑青毛狮子身上。


狮子精变化成一名道士(奇怪吧,居然不变化成和尚,有栽赃道教的嫌疑),来到乌鸡国,告诉国王可以帮他求雨,国王自然大喜。雨求下来之后,国王与他结为兄弟,成了一对好基友,连吃饭睡觉都在一起,出去逛个御花园也是手拉手。



一天,两人又拉手进了园子,道人往井里丢了一个东西,井里立刻金光闪闪,道人告诉国王里面有林志玲,国王兴奋地探头去看,结果脑袋上挨一棒子,被丢翻在井里。


这一泡,就是三年,正好报了文殊被浸三天三夜之仇。


假道士于是当上了国王,还别说,居然把国家治理得风调雨顺。



这国王很憋屈啊,好好的国家领导人,搞成了一个落水鬼,幸好井龙王够意思,用宝珠保住了他的身体。


三年后,唐僧取经到了乌鸡国,国王赶紧托梦给唐僧喊救命。



唐僧一听,不能不管啊,不然修不够积分毕不了业,就告诉孙悟空,你去办好此事。


孙悟空先是忽悠猪八戒从井里捞出死国王,然后到天上找到太上老君,要了一颗还魂丹,终于把国王救活了。取经团队带着国王一起去复仇,上演了一部《国王复仇记》。


这假国王一看,妈蛋,坏事了,赶紧跑吧。


可是孙猴子追得紧,跑到哪里都要挨一棒子,猪二哥还在屁股后头死命用钉钯筑。


还要不要人活命了?我可是出公差的呀?孙、猪可不管,死命地揍他。


正当孙悟空高高跃到空中,准备一棒结果他的性命时,文殊菩萨及时赶到,连叫“棒下留人”,这才保住了他的小命。


听文殊讲完这段经历,孙悟空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但只三宫娘娘,与他同眠同起,点污了他的身体,坏了多少纲常伦理,还叫做不曾害人?”


文殊却说:“点污他不得,他是个骟了的狮子。”


八戒还不相信,走上前去,在他胯下摸了一把,笑道:“这妖精真个是糟鼻子不吃酒——枉担其名了!”



肯定不少读者不解,这狮子精不是替菩萨出公差吗?为何文殊要在胯下给人家来一刀?


可能狮子精本人也很憋屈,也很不解吧?


青毛狮子精虽然是个司机,但在灵山人家也算半个菩萨,怎么出个差,就要被骟?


其它神职人员下界为妖,为何不骟呢?


比如观音坐骑金毛吼,张天师宁愿费劲给金圣宫娘娘披件宝衣,也没对他动刀啊!九头狮子同样是狮子,下界为妖,还专门给建了一个别墅,收了十几个徒弟,日子过得那个舒服呀。


同样是坐骑,做妖的差距咋就那么大咧?连范大厨也鸣不平。


文殊给的答案是,为了堵住吃瓜群众的口!


因为狮子精出的这趟差不同,要打入敌人内部,不仅要当别人的爹,还要睡人家的老婆。既然不可能给国王老婆套件贞操衣,那就只能把狮子精骟了。


这样,即使真相外露,因为狮子精没了零件,文殊菩萨也不用担司机搞人家老婆的罪名,从而影响他菩萨光辉形象。


只是苦了狮子精了,本以为出个美差,结果把小弟弟混丢了。在他出差之前,肯定与老板有段对话——


狮子:我可以管住小弟弟,保证不做坏事。


文殊:不行,你只要带有武器,即使不做,别人也不会相信。咔嚓了最干净!


狮子:能不能不去?


文殊:不去可以,那我以后改骑牛了。


狮子:别呀,老板,我去!


这个时候,狮子精才明白一个道理,既然当了马仔,就要时刻准备为老板牺牲。老板只不过要你的小弟弟,有什么舍不得的?比要你的命强吧?



但是当青毛狮子精回到灵山时,才突然明白过来,矮妈,不对呀,要惩罚乌鸡国王有很多种,为何偏偏牺牲我的小弟弟?


比如,把国王搞到井里,让他儿子当国王,狮子继续当道士辅佐太子。


比如,把国王搞到井里,把他老婆弄到其它地方。或者与皇后吵架,然后分房睡。


比如,换个女性工作人员下界。


……


总之,有很多种办法,都能达到既惩罚了国王,又保住狮子小弟弟的目的。

为何文殊都不采用,非得骟他小弟弟?


要知道,在古代,连头发都来自父母,动一根都是要与人拼命的,更不要说小弟弟这么重要的器官了。


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文殊早就看他的小弟弟不顺眼,利用这个机会正好给他咔嚓了!


在西游中,狮子精是唯一两次下界的妖怪。在狮驼岭时,他手下小妖透露出一个信息:跟随主人去参加蟠桃会时,王母只给文殊一个座位,让他到外面随便吃点,他当即不高兴了,狮子大张口,差点把南天门的十万天兵都吞了。


不管大闹天宫的狮子精是不是搞乌鸡的狮子精,但都说明一点:文殊坐骑很不听招呼,文殊忍他们很久了!


大闹天宫还是公开的信息,说不定还有像猪八戒那样的桃色新闻,为了不影响家族形象,文殊把外面的新闻都盖了。但是,外边掩住了,内部处理是必须的。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