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18/1010/13/46605876_793538176.shtml 当你觉得生活又苦又累时,看看快手吧!

   

当你觉得生活又苦又累时,看看快手吧!

2018-10-10  一张大字报

这里有最鲜活的江湖儿女。 



快手,以土味视频闻名。但事实上,除了裤裆里放鞭炮、暴啃大猪蹄子、乡村社会摇等部分人民群众不喜闻乐见的内容之外,快手还有着鲜为人关注的另一面。最近,自称“灵感逐渐枯竭的过气作家廖信忠,对快手进行了为期几个月的观察,以下是观察报告



快手一向给人草根的感觉。当年X博士的雄文《残酷底层物语》一出,快手从此脱不了猎奇的标签。其实,里面内容之丰富,远远超过你的想象,比抖音里各种学猫叫的小姐姐有趣多了。


基本上,你随便输个地名,就能看到该地的生活实況,里面形形色色的人。再按照算法不断点下去,你会看到各种奇特的职业,奇特的生活方式。


比如你可以看到大凉山的百姓日常走天梯,以及山里的生活: 



可以看到新疆的农民日常拍沙尘暴: 



东北集安深山里的采参人:



还有山东菏泽一带的渔夫,边拍视频挣人气边卖鱼:



当城里人还活在互联网菁英化的过去式时,移动互联网的普及,早已让偏远地区的老农民们,也爱上随时拍摄自己生活的便捷。在快手被整改之前,你甚至可以看到民间作法、跳大神等实况。


后来,这些都因宣扬迷信而被禁了,其实那是多好的原生态民俗学文本呀!如果你用“上帝视角”把它当各地趣闻来看,看久了会忽然意识到——这一点都不猎奇,这就是他们的日常生活。


我喜欢看快手上开托挂大卡的司机,四千公里,五十小时,从乌鲁木齐开到河北之类的,他们每天拍摄自己开到哪、遇到些什么事,边拍边吐槽路政交警,就像看连载的公路片。



其中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片段是:他们家弟兄几人都开长途卡车,平时天南地北几千里,有一天竟在半路遇上了。于是两辆车肩并肩开了百来里,靠着无线对讲机,瞎几巴聊些荤段子。 


终于,在下个路口又要各别西东:”再见啦!兄弟,过年再见!”留下叭叭叭的喇叭声扬长而去。


画面最后,是老弟望着他哥的车逐渐远去,淹没在大雾中。


同样引人关注的,是快手里的大巴女司机群体。


她们年纪轻轻就拿了B类驾照开拖挂,难免有人觉得,这是炒作(又是拿自己有限的生活经验去度量另一种生活方式)。于是姑娘们不服气,纷纷晒出驾照。


最有名的女司机大概是云歌,坐拥120万粉丝,经常跟父亲一同出车。最近她在征婚,快手里的卡车司机都为之疯狂。


后面的是云歌妹妹


女司机虽然剽悍,但也喜欢把车内部装饰得漂漂亮亮,绝大多数时候,车就是他们移动的家:



拖挂一开就是几千里,全国各地跑,日夜兼程,有兄弟车,也就有夫妻车,一人开,一人帮拍;有时孩子放假了,就把孩子带着一起跑,全家人就住在车上。


如同路边小杂货五金店之类的夫妻店,夫妻俩四处筹钱加贷款买了辆车来跑,这辆车,就是他们一家的事业。



有时开了几千公里到了目的地,结果货物坏了、潮了,货主拒收,怎么办?这一趟等于白拉了,还要倒贴油钱,那也只能摸摸鼻子,自认倒霉,只好下一趟更努力赚回来。 


过去人们总把高速路上卡车侧翻、二师兄到处乱跑当作笑话,现在我倒是比较理解了,这意味着一个家庭血本无归。 


同样载货的还有水运。绵密的水道网上那些噗噗噗的汽船,我们总把它当风景,却忘了上面也是一个个鲜活的个体,跟我们一样有喜怒哀乐。


载货经过三峡


河运的女船长也很多,开的大多数是千吨级的河轮。从长江到大运河,从淮河到珠江流域,都有她们的身影。


我曾看到过一位船长,从湘江一路载货到上海,再从上海拉了一船货沿大运河北上。整整两周,小视频里都是第一人称视角,她们用最粗浅的语言,向老铁们介绍着各样风景:


“今天我们过三峡”

“这就是洞庭湖”

“我们过南京长江大桥了”

“老铁你们看,竟然有傻B在航道上游泳!”

……

就这样聊着漂流中遇到的各种状况,并介绍各种船型。他们的梦想也很简单:赚更多的钱,买更大的船。


这是航行到一半,杨大樊哥遇到另一位网红船长大橙子,二人互相开心地挥挥手。


他们也喜欢把船舱搞得有家的感觉,在船舱里给小朋友过生日: 


如果不说,你会以为这是一般家庭客厅。


在这里,我第一次听说“水上快递”。在不同区段,你打电话给不同的快递,经过该地时,一艘小艇就噗噗噗载着柴米油盐而来。当然啦,也有划着小木舟卖菜的阿婆、水上超市、水上餐厅等,据说,还有水上赌场..... 


还有就是,原来内河跑船会遇到的问题和公路差不多,每到一地都有过闸费,也有各种渔政、海事、环保乱收费的问题。甚至一靠土岸,就有挂着工牌的、不知什么单位的人跑来收费——人在异乡也不能大吵,只好乖乖缴。


当然也有不少远洋船员,发的尽是邃蓝无涯的大海,波涛凶涌的险情,世界各地的港口。图为跟在轮船后面嬉戏的鲸鱼群。


高铁动车驾驶实况已经算不上稀奇——更吸引人的是在西北大地开火车的人。 


我关注的几位年轻司机,一般发些日常开火车会遇到的事,比如沙尘爆把铁轨淹没了,就必须下车扫轨道:



骆驼路过,停车等待,小伙在驾驶室大喊:“草!滚开!”当然,没用: 



让人看得最入迷的,还是黑夜中行驶的列车:列车“坑哒~坑哒”的响着,前方却是一片黑暗,仿佛下一瞬间,黑夜中就有什么东西会扑上来。  



一望无际,连个起伏都没有,百无赖聊的货车司机于是边开边吐槽天南地北的事。偶尔有动车咻的一声从旁边过去了,他们就开始吐槽动车开太快。


一位专门开青藏线的司机拍摄的驾驶视频


快手里还有这么一个流转于山东一带的草台马戏团。说是马戏团,其实也就一匹马、一只猴子、一只金毛。以前还有只羊的,后来不知怎的不见了。最近他们一路演到了辽宁。


江湖艺人本人。


哪里有赶集,他们就去哪里。下午小丑带着马和猴子在街上广播:“有马戏表演!”晚上就开始演。每次演出,他们都会直播演出实况。



他们的表演不怎么高明,自然也赚不了什么大钱,也就是四处讨个生活。


被观众骂骗钱、被地痞流氓打、被勒索、被城管驱逐都是常有的事。怎么办?人在江湖跑,就算被揍,也只能弯着腰陪笑呀。而这些实况,最终都成了他们的视频主题。


小狗、猴子和马不只是生财工具,也是他们的家人,吃饭时也是一伙儿整整齐齐围在一起吃。


最让人感触的是,有次他们难得上馆子,吃到一半,窗外忽然出现一个赤膊流浪老人。他们见状,索性也不吃了,把剩下的菜分装进袋子递给老人。


旁白作此感叹:都是在江湖跑,同是天下流浪人。


快手里的特殊职业有很多,其中就有位专门开灵车的大哥,他自称接尸人。


大哥坐标吉林公主岭一带,拍的视频里头,有大量他凌晨守在医院门口,晚上开车去接尸的画面。



有时则是他提早到达医院,等着遗体送出来。此时画面一般采用定格、长镜头的方式,背后是大哥百无聊赖地自言自语,话很糙,却充满看脱生死的哲理: 


大哥一般以这样一句话开篇:


“忙碌的一天又开始了。”

“每次我来到这,就代表生命的逝去。”

“开往人生终点站的末班车又发车了....”

“今天第三趟了,忙得没法直播,但忙不忙这事我做不了主.....” 

“最好不忙,但这样我就没工作了。”


平淡并有点丧的语气中,却透露着看淡生死的幽默与乐观。


殡仪馆的八哥,总是在晚上呵呵呵一阵笑后问:“人呢?”


这是他半夜出车乡下,接一名被凶杀的死者。这氛围,这语气,已经赢了中国90%的导演:


(温馨提示:开车请勿拍视频)


还有高空作业的电工。他们的生活,就是在两百米的高空,日晒雨淋,命悬一线。



就连吃饭也是在高空,但绝不马虎,必需四菜一汤加水果:



快手就是当代百工图,跳脱了原有的认知环境,我看到了构成当代中国的千千万万种生活方式。


铁道工,也有很多是夫妻档。


一日之所需,百工斯为备。


我们享受了现代社会的便利,但那绝非是理所当然。在你想象不到的地方,是许许多多的人撑起了社会的运转;


芸芸众生,谁不是在苦中作乐。你看那些基层百姓拼命挣扎的样子觉得拙劣好笑,却没看到每个人都在努力活着,那是如杂草般顽强的生命力,为下一代过上更好的生活而努力。


一代一代,没有例外,平凡又不平凡。


深山伐木工,天天走悬崖土路。


而快手一点都不low,里面都是一群努力活着、热爱纪录生活的中国百姓。


所以文艺青年就别老盯着贾樟柯了,去看看快手吧,那里有最鲜活的江湖儿女。 


——当然啦,快手里也有很多解压视频,比如一个旅行箱的制作过程:  


感觉可以一直看下去那种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评论公约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